美国西北大学法学院威格莫尔特座教授Ronald J. Allen讲授“美国证据法”高阶课程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美国西北大学法学院威格莫尔特座教授Ronald J. Allen讲授“美国证据法”高阶课程

艾伦教授首先对十五年以来,中国的证据法研究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表示赞赏。

下一阶段证据科学的发展需要区分证据法和证据领域。

证据法的知识大家都已经比较熟悉,而证据领域是一个更大的范畴,涉及到很多科学性的方法,如逻辑学、认知科学、政治学、经济学等多领域的知识结合在一起。

本次研讨会的主题证据科学的研究路径与挑战(ApproachestoandChallengesforEvidenceScience)是为了帮助大家思考,提供一个崭新的视角来看待证据科学的内涵。

艾伦教授主要介绍了三种研究方法:第一种是主流的研究方法,规范性研究(normativeresearch)。

第二种是分析性的研究方法(analyticalresearch),第三种是实证性的研究方法(empiricalresearch)。 他认为,未来证据科学的重点主要是实证研究。 随后,艾伦教授分别对这三个类型的研究方法进行了辩证的评析。

首先,规范性研究是最传统的研究方法,但它是存在一定缺陷的,即便如此规范性研究的成果仍然是可以被分析研究的。

其次,分析性研究是可以应用在很多领域的研究工具,大部分法律工作都运用分析性研究方法作为研究工具,但仍然会有一些无法避免的逻辑缺陷,例如众所周知或者个人偏好等,所以我们需要谨慎处理分析性研究和我们日常说话时所造成的逻辑错误之间这种微妙的关系。 最后,实证性研究应当是证据法真正的未来。

紧接着艾伦教授指出证据领域主要是在以最优的方法解决以下五个大的问题:1、认识论问题,这是证据领域最传统的问题,即如何精确地进行事实认定;2、组织问题,即如何分配权力,庭审角色的分配以及如何处理庭审角色与政府部门之间的关系;3、管理问题,也是最重要的问题,这涉及到诉讼行为和日常行为之间的关系;4、社会问题,即庭审时一个公开的行为;5、执行问题,其中的一个重要观点就是如何处理书本上的法律和行动中的法律之间的关系。

除此之外,还有三点分析性要点需要考虑,其一,法律分析者需要考虑实体法和程序法之间的关系;其二,需要考虑经济因素,虽然司法公正很重要,但是社会资源是需要平衡的;其三,庭审机制对于社会来说是理想化机制还是会对社会造成更大的负担。

综合上述研究成果,艾伦教授总结证据法的主要原则主要为以下七点:1、证据法应该帮助高效认定事实;2、证据法不决定事实,实体法决定事实;3、证据法应当遵循自然的推理方法,而不应设置人为的排除规则;4、证据法存在的价值是辅助争议解决,而非遵守证据法,证据法是为了辅助实体法;5、设置证据法的导向是为了减少民事案件当中的错误,保护形式案件当中被告人的权利;6、证据法应当防止歧视;7、证据法应当尊重本地习惯。 上述七个原则应当被严格遵守,如果出现例外情况,那么这些情况应当是合理、清晰并且理由充分。 最后杨宇冠教授和顾永忠教授对艾伦教授的讲座进行了点评和提问,本场讲座内容充实,学术研讨气氛浓厚,取得圆满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