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祥瑞麒麟,水灵全文 这就是中国传统节日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洪荒祥瑞麒麟,水灵全文 这就是中国传统节日

主角麒麟,水灵洪荒祥瑞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重生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转生洪荒,居然成了一头墨麒麟?难道是闻太师骑的那头?这不可能,元始天尊还在不周山上清修呢!做人是做不了的,不可能做人的,这辈子都不会做人的,只是错过了开天辟地前认识盘古,太清玉清身为异兽也投靠不了了,上清又是个注定扑街的,余下冥河红云镇元都靠不住,思来想去,竟是只有西方教这一条路可走了。 精彩章节等两位徒儿退去,殿门随念封闭,麒麟却没召出玄阴水网,也没运转法力调和五行,而是将玄元控水旗拿了出来。

小小一面旗子迎风一摇,就变成丈二长的威风玄色大旗,其上无数天然波纹仿佛水波荡漾,旗面轻轻飘动,似乎有万千溪流江河奔涌之声齐齐传来。 咚的一声,麒麟将控水旗插入地缝,盘膝坐下,双手掐起法诀,将【玄水诀】全力运转起来,玄阴真水随念而化,如同汹涌河流般从虚空中流出,绕着麒麟和控水旗奔流一圈,又突然流入虚空中不知所踪。

轰!星宫之外,水曜星上亿万重水突然发出巨响,方圆万里内足有千百条一元重水所化的河流从星辰表面腾空而起,划出弧线争相落向星宫处。 麒麟上空,水曜星宫正殿的天顶突然打开,重达数十万吨的一元重水疯狂冲下,接着被玄元控水旗一滴不落的尽数吸收,正殿屋顶轰然闭合,麒麟脸色煞白,如此操纵一元重水已经超出他的极限,法力消耗惊人,险些就动摇根基,若非借助玄元控水旗之力,根本不可能做到。

玄元控水旗的玄色旗面无风而动,猎猎作响,旗面上水雾弥漫,浓厚无比的水气积聚在上面,麒麟调整了一个时辰的内息才让面色恢复,接着张口一吐,一缕精血混着元气从口中喷出落在了旗面上。

精血和元气落在旗面上后就迅速融入,仿佛没有任何变化产生,麒麟却面露满意之色,他低头念动咒语,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后,他突然抬起手来一招,玄元控水旗立刻飞起,接着迅速缩小落入麒麟手中。 麒麟将手一翻,玄元控水旗消失不见,他面露喜色,忍不住哈哈大笑!笑了许久,才终于停了下来,大步下了云床径直往外走去,紧闭的殿门无声开启,麒麟命殿中精灵将两位徒弟叫来,才回去没多久的水灵和水静满脸疑惑的从偏殿里走了出来。 两人看着笑盈盈的师父,还是水静突然醒悟过来,娇声道:“徒儿恭喜师父功法完善,大道可期!”水灵也明白,跟着向麒麟道喜,机灵如她还俏皮道:“师父越来越厉害了,以后谁欺负我,师父就帮我打他!”麒麟哈哈大笑,突然道:“为师迟早会和那鲲鹏做上一场,先为你出出气。

”水灵愣了下,见麒麟温和看着她,压在心里的悲伤过去浮上心头,勉强笑道:“师父,徒儿早就不想报仇的事情了,鲲鹏如今也是妖师,和师父同殿为臣……”麒麟摇了摇头,双手抬起,两根食指点在水灵和水静眉心一触即收,等着姊妹二人回过神来,他正色道:“为师的功法如今已经完善,重新更名为【玄元控水诀】,你们俩将自身根基梳理一遍,照着为师所传好好修炼。

”他又看着水灵道:“为师和那鲲鹏本来就有因果,当年在你祖师面前听讲时已经和一位朋友恶了他,我那朋友还因他迟早要有杀身之祸,你既然入我门下,你的因果为师自然一并扛下!”“如今为师比你们强,引你们入道便要护持你们,等你们有朝一日成道甚至超过为师,还要反过来照拂为师,哈哈哈!不然天下炼气士千万,为何要收徒留下传承?”麒麟仿佛说笑般轻松,水灵和水静对视一眼,很是认真的对麒麟说道:“师父大恩,徒儿绝不敢忘!”麒麟长笑道:“为师要往洪荒大陆去一趟,你们留在星宫中修行,如今天下将有大变故,无事莫要离开星宫。

”说着身化水光,倏忽飞出了星宫。 水静看着麒麟所化的水光消失不见,转头却见水灵站立着不动,只是默默流着泪,这平时看起来轻松快乐的师姊此刻满脸悲戚,却更像是真实的她。 水静伸出手抓着水灵的一只手,担心的问道:“师姊,你没事吧?”水灵抬头看着比她高出一截的师妹,抬起另一只手擦了擦眼泪,破涕为笑道:“我没事,师父这次也没让我们紧闭宫门,要我陪你出去转转吗?”水静摇头说道:“我们师姊妹俩,一个是灵龟得道,一个是水玉化灵,都不是爱闹的性子,既然师父说天下即将大乱,我们还是好好在宫中修炼吧,早日能够自保,也省的师父为我们担心。

”水灵点点头同意着说:“也好,我可要继续努力,不能再让你超过我了。

”她挥了挥拳头,未擦干净泪水的脸上满是斗志,水静轻笑着不去反驳她。

……不周山脉,无名山谷。

这山谷很是幽静,四面都是参天巨树,林木成荫,只在中间留出一小片空白,也听不到什么猿啼虎啸,太阳星的至阳光辉洒下,落在山谷中央一片葫芦藤上。

一道玄色水光从天而降,落入山谷中化为麒麟,正站在葫芦藤旁边。

这葫芦藤青翠旺盛,每片叶子上都有着细密纹路,似乎有着莫名玄机,麒麟看着空空如也的葫芦藤,不怎么失望的叹了口气:“果然不是天生主角,就难免来迟一步,我这天机演算之法初有心得,小试一番却带我找到了这先天第一株葫芦藤,只是如今葫芦都被人摘走,难道让我把藤也断了根么?”麒麟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不可取不可取,这不比老师的分宝崖乃是无因无果之物,这葫芦藤还另有用途。

”他脚一跺立时化光冲天飞起,似乎随意找了个方向飞了出去。 麒麟所化的水光在九天罡风中任意飞行,突然降下速度停了下来,一团大日火焰眨眼间落在他跟前,显出其中一身锦袍,气度威严的太一。 “道友飞的好快,我都差点没能叫住你!”麒麟笑着道:“道友莫要戏弄我,你乃是先天金乌,火行神鸟,天下间能够在速度上超过你的不过一掌之数,怎么可能追不上我?道友叫住我可有吩咐?”太一摆摆手,同样笑着说道:“吩咐谈不上,只是上次道友出手为我那些孩儿栽下扶桑神树,我本来为道友准备了一份谢礼却忘了给你,之前去你星宫却得知你已经离开,没想到我下界去看望夫人和孩儿,倒是在这九天罡风中遇到了你!”太一说着取出一块巴掌大小,晶莹剔透的方形东西递了过去,麒麟接过来翻看了一下,奇道:“此物难道是万载温玉?”太一点点头,又摇头笑道:“这乃是我当初寻找灵根时意外所得,本是挖出来一块万年温玉,想为我那几个孩儿一人做了一块玉佩,却没想到从温玉里取出了这块玉髓,倒是省了我另寻谢礼的功夫,还请道友收下。

”这玉髓触手温润,晶莹剔透仿佛清水凝结,麒麟啧啧称奇,有心客气一下又觉得太矫情,索性干脆道:“这礼物甚是珍贵,谢过道友了。 ”太一不在意的笑了笑,接着化为火光飞走,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麒麟见状也将玉髓收起,也不再化光飞行,反而降下高度落入洪荒云层,架起黑云悠闲的在高空中飞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