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缘不断吴有财,胡玲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最新热门小说《阴缘不断》是由网络大神葱头仔的果粒橙创作的灵异类热文,此书的主角是吴有财胡玲,故事内容写的精彩绝伦,作者文笔细腻,我是刚从三流大学毕业的屌丝,抓奸公司的实习调查员,自从在地下停车场里撒了泡尿,三番两次的有美女想诱惑我……精彩章节这话把我给听迷糊了,又是活人又是死人…到底怎么回事?没等我想明白,老张头居然站了起来摇着脑袋往外面走去。

一直走到门口,老张头才回过头,一双浑浊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我,足足盯了有分把钟。

“既然来了,该见的还是要见,跟我来。

”说完他拉开门走了出去,把我给留在了烧尸间里。

老张头的话我听的云里雾里的,没搞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霹啪!”身后的炉子里突然响起声炸裂的声音。 我这才惊的猛回过神来,眼前的门是合着的,老张头早已经走了出去。

我不敢再迟疑,连忙快步追了上去。 我很期待老张头到底要带我去见什么…也许能救我。 老张头并没有走远,在过道拐角的地方等我。 他站的地方正是灯光与黑暗的交接地带,脸上干枯的褶子被半明半暗的灯光照的格外渗人。 我硬着头皮走了过去,现在除了相信他,我别无选择。 快步走到老张头身边,老张头并没有动,只是又丢了根烟给我。

“怎么不走了,不是要带我去见什么东西?”我疑惑的问道,搞不清老张头的意图。 老张头吐出口烟雾,“就在这,里面正在做事,等会。

”我这才注意到,在老张头身后有道透着亮光的门,由于光线的原因所以我一开始居然没发现。 门其实是半开着的,只是屋子里的灯光太过昏暗,有点像我记忆里十多年前农村老家厕所用的那种灯泡。 等待,是最让人烦闷的事情,更不用说急的快火烧屁股了的我。

抽着烟,我焦急的四处瞅着。 抬头发现门上挂着有块牌子,隐约看清上面的字,写的是化妆间。

我心里猛的一咯咚,化妆间,殡仪馆的化妆间不就是给死人化妆的地方么。

老张头带我来这做什么?看化妆师?或是看尸体?越想越迷糊,只好冲着老头问道,“张大爷,带我来这看什么?”老张头阴阴笑了声,“看你的老相好,正在里面补妆呢!”我猛的惊呆了,老张头虽然没有说明,但我特么又不傻。

能在这里面补妆的,除了尸体还能有啥?也就是说,老张头是带我见尸体,但我跟老张头认识还不到半小时,他怎么张口闭口就说是我老相好?我跟初恋女友张莉在一起还不到一年.难道指的是张莉?可是张莉不过是疯了么,不可能会死啊?我挺好奇屋子里的尸体究竟是谁的,透过敞开的缝隙,偷偷往屋子里瞟着。 昏暗的灯光下,戴着口罩的化妆师正在忙碌,不停给她身前平台上躺着尸体的脸上涂抹什么东西。

虽然隔的远,但是我依稀能听到,女人嘴里似乎在不停停的碎碎念着。 可是并不宽敞的房间里,除了她之外,并没有其它工作人员,她是在跟谁说话?兴许是个人习惯,我心里暗自嘟囔。 毕竟长期从事这种行业,出现点异常的举动倒也说的过去。 我的视线转移到摆放台上,台上的尸体大半部分被白布包裹着,只有个头部露出来让化妆师工作。

由于不能进去,我偷偷的踮起脚尖。

这个距离只要化妆师移开身子,我应该能看到尸体的脸!让我失望的是,化妆师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每次当我快看到尸体的时候总是会用身子挡住。

接连几次,把我整的有点郁闷,伸出准备把门给推开点再看。

手才刚伸出去,立马被老张头给紧扼住了手腕。 我条件反射的往身前缩回,不料我压根就拉不回来。

我这才想起,先前老张头拉李洪的时候跟拉小孩子一样,我可是比李洪更差的战五渣。

老张头的手很冰冷,冷的我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小子,每行有每行的规矩,虽说你蹦达不了几天,但要是坏了规矩,恐怕是过不了今晚。 ”说完狠狠瞪了我一眼,老张头才甩开我的手。

我颇为委屈的耸了耸肩,只好退了回来安静等着,毕竟小命重要。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我耳边碎碎念的响声才消失。

随即门开了,化妆师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见我跟老张头在外面候着,她脸上倒没显得有什么惊讶。 “你们小心点,她的妆不好化,别弄花了。

”化妆师冲着老张头嘟囔了声,没等老张头回复便急匆匆的走远了。 走进昏暗的房里间,里面凉飕飕的,想不明白先前的化妆师怎么弄的满头大汗。 摆放台上,尸体的脸上已经被覆盖上白布,不过从外形上看的出是具较为瘦小的女尸。

“嘿嘿,我们这化妆的水平挺不错的,想不想看看?”老张头站在摆放台前,一只手搭在白布上,阴森森的冲我笑着。 我猛的摇了摇头,鬼才想看你们的化妆水平咋样…转念一想,化妆师都走了,我要见的就只有躺在眼前的这具尸体…没等我出声,老张头麻利的把盖着的白布掀了起来。 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脸,我当下就被吓愣了。

这.这是胡玲!这张脸化成灰我都不会忘!“嘿,是你的老相好吧!”老张头再次笑道,一脸玩味的瞅着我。 “不我跟她不熟!”我语无伦次的嘟囔着,脚下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生怕躺在平台上的胡玲突然活了过来。

“瞧你那熊样,还想不想要保住自己的小命了。 ”老张头不悦的冲我喝道,脸色的神情也不轻松。 我木讷的冲着老张头点了点头,可又想不明白胡玲的尸体又怎么救我?“还不快上!”老张头的喝声打断了我的思考,枯干的手指对着胡玲的尸体。 “什么?上哪?”我被老张头没头没尾的话给整懵了。

老张头突然咧着嘴笑了起来,“上她啊,你这老相好缠你无非就是想骑你,你干脆点满足她得了。 ”吗的,我头都快炸了,居然要我上胡玲的尸体。

亏老张头想的出,他是不是变态?我连忙摇着脑袋,这事我真做不出来。

看到这张脸就犯恶心,更不用说骑上去!我特么还是老处啊,怎么能喂了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