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18 黑色钥匙(第一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00718 黑色钥匙(第一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陈曌无言以对,只能撒丫子的追。

“陈,加油。 ”陈曌这一回头,就看法丽骑着公主在后面追赶。 可惜,公主这货实在是跑不动。

没一会功夫,已经没影了。

陈曌可以理解英吉利特,可是为什么迈伦柯姆也跑的这么快?“迈伦柯姆,你是不是嗑药了?”“是啊,我们圣殿骑士有专门的药,你要不要也来一点?”说着,迈伦柯姆丢给陈曌一个瓶子,一次只能吃一颗,别吃太多了。 “法克,我才不需要。

”陈曌猛的加速,英吉利特虽然能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极快的速度。

可是终归维持不了太长时间。

迈伦柯姆就靠着嗑药,才能和陈曌持平。 可是他同样无法维持太长时间。

“法克,为什么那个恶灵也跑的那么快?”布拉格直接钻进下水道。 为了一百万美元,陈曌钻了进去。 迈伦柯姆也跟了上来。

“迈伦柯姆,你年纪也不小了,药磕的太多,小心功能性障碍。 ”陈曌再次加速,一边是想要追上布拉格,另外一边则是想摆脱迈伦柯姆。

不过下水道并不好走,迈伦柯姆依然穷追不舍。

“陈,还是把这家伙让给我吧。 ”迈伦柯姆说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维护世界和平。

”“法克,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小说里你这种设定的角色都是反派了。 ”陈曌可不会轻易的放弃一百万美元,同时还不忘嘲讽迈伦柯姆:“连吃shi都吃的这么义正严词。

”只是,很快他们脚下的边道就没了,两人立刻停下脚步。

眼前的水道是完全的圆形,要想继续追下去,势必要趟水。 “为了正义!”迈伦柯姆先下了决定,直接跳到污水里。

“为了一百万美元。 ”陈曌也是当仁不让。 布拉格此刻已经慌不择路,一直朝着恶灵会的总部逃。

这里还有一些恶灵,原本是留守在这里的。

“有人闯进来这里了,你们快点去阻止他们。

”布拉格下令道。

虽然布拉格没什么实力,不过这些恶灵都知道,布拉格是大母的亲信。

即便是在恶灵的世界里,阶级依然存在着。

陈曌和迈伦柯姆如入无人之境。

对他们来说,他们宁可面对恶灵,而不是踩着污水。

而且很多时候,你永远都不知道脚底粘滑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当然了,他们宁可不知道。

陈曌一脚踹开一个石门,旁边的迈伦柯姆抱怨道:“陈,动作小一点,污水都溅到我的脸上了。

”“你为什么还在这里?”“……”两人总算是登陆了,只是两人都已经变得臭烘烘的。 彼此都是一脸的嫌弃的看着对方,陈曌看了眼周围。 这是下水道中挖掘出来,再重新修建后的地下建筑,不过这里有许多的弯弯角角。 “分开走吧。 ”陈曌说道:“现在谁抓到算谁的。 ”“行,我要是逮到了,你可别动手抢。 ”“我才没那么没品。 ”陈曌撇了撇嘴。

这里是恶灵会的总部,规模不小。

纵横交错的有几十个房间的样子,而且还通电了。 陈曌不明白,这些恶灵要电做什么。

这里还蛰伏着不少的恶灵。

不过只要出现在陈曌面前的,基本上都是有杀错不放过。

陈曌可不少没头没脑的乱窜,而是有人给他指路。

很简单,直接抓住一个恶灵就行了。

陈曌用黑暗原液当成狗链,牵着恶灵。 终于,在一个带路党的指引下,陈曌找到了一个厚重的石门。 这个石门非常重,至少有十吨。

陈曌握了握拳头,双掌贴在石门上。

力量之眼睁开!呼石门在陈曌的力量下,开始被推开。 陈曌看到,布拉格就在石门内的房间里。

只是,此刻的布拉格的灵体有些痉挛。

气息变的和大母以及大父很像,身上都带着一股邪气。

陈曌看到,在布拉格的身后有个石台。

石台上放着一把黑色的钥匙。 黑色钥匙正在散发着一丝丝的黑气。

不过这些黑气散发出来,都被布拉格吸收了。

布拉格猛然看向陈曌,眼中闪过一丝凶意。 陈曌撇了撇嘴,这才吸两口就忘了自己是谁了吗?布拉格可不是大父或者大母,哪怕他也有着同样的机遇,可是他终归还是太弱了。

一只磕了兴奋剂的老虎和一只磕兴奋剂的猫,所能产生的威胁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

陈曌直接朝着布拉格走过去。 “我要杀了你!”布拉格扑向陈曌。 唰唰黑暗原液已经困住布拉格,被拽倒在地上。

陈曌都没有改变自己行进的路线,直接踩着布拉格的灵体往前走。 陈曌来到这把黑色钥匙前,拿了前来观看。 左看右看,陈曌又来到布拉格的面前蹲下。

“你看这是什么?”“什么?”果然,被自己接触过的钥匙,别人就无法再看到了。

先前布拉格还从黑色钥匙上吸收黑气,可是被陈曌拿在手中后,他就完全看不到了。

“算了,没什么。 ”没过多久,迈伦柯姆也找到了这里。 看到陈曌正拖着布拉格往外走,立刻叫道:“陈,我们也算是携手合作,这个家伙的赏金,怎么也得分我一半吧。 ”“我觉得把你干掉更好。

”陈曌瞪了眼迈伦柯姆。

自己千辛万苦抓住的,怎么可能再把赏金分人一半。 “陈,有件事我没告诉你,其实我得了胃癌,晚期,因为没钱,所以我一直没有治疗……咳咳……”“我有一种特效药,你要不要?”“什么特效药?”“去把外面的污水喝掉,保证药到病除,要是不除你找我。

”迈伦柯姆似乎还不知道,自己就是医生。

胃癌晚期的症状,稍微有些了解的人都能知道,更不要说陈曌了。

特别是面部的气色以及皮肤状况,都能看的出来。 陈曌拖着布拉格从下水道出来的时候,天空又下起了朦朦胧的细雨。 对于纽约市的人民来说,对于雨水有着非常深刻的恐惧。

现在纽约市的市民,几乎家家户户都备着一个皮筏艇。

陈曌看了眼被拖拽在地上的布拉格,然后道:“我讨厌下雨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