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案诡警白乐天,何花全章节完结版阅读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主人公是白乐天,何花的小说,是由巴江三爷创作的悬疑类小说,阴案诡警作者文笔极佳,实力推荐,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我妈走过来,对着我的脸扭了一把,手指狠狠地在我脑门上点着,让我赶紧去给小李道歉。

...他来势汹汹,这次恐怕是挡不住了。 李小枫距离我三步之遥,我朝着他的脸,果断地按下了瓦斯顶端的按钮。 一股半透明的浑浊液体,带着线性,准确地射到了李小枫的脸上。

“啊!啊!......啊!”李小枫停止了走动,捂着脸发出一阵惨叫。

这催泪器的效果确实很明显,李小枫的脸上刚粘上液体,便痛苦地埋着头,双手不断地在脸上抹着,他踉跄地乱踱着步子,用背心的下沿狠狠地在脸上擦着。

“你!你?!”李小枫抬起头,眼泪鼻涕齐流,脸上混合着残留的血泪,歪斜着嘴对着我吼道,他没想到,我竟然真的做得出来!我没有说话,急忙往后退去,和李小枫保持着距离,既然说服不了,也懒得回答他的问题。 李小枫乱晃中,手枪掉落下来,枪把上的钢丝绳连着他的皮带,吊在他的小腿边四下摆动。

李小枫的忍耐能力很强,他伸出手,一把将手枪抓在手里,顾不上脸上传来的火辣感,朝着驾驶员躺着的方向继续走去。 不能让他靠近驾驶员,我扔掉手中的催泪瓦斯,朝着他的位置,纵身迎面扑了过去。 李小枫被我扑倒在地,慌乱中,我伸出手,紧紧地抓着李小枫手里的枪。

李小枫躺在地上,愤怒地吼,再不松手,他就不客气了。 我死命地抓着李小枫持枪的手,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他靠近摩托男。 “兄弟!今晚出了这么大的事,你现在不让我处理,一旦败露,你我就完了!”李小枫大声说,一只手挣脱了出去。 事情败露,和我有什么关系,倒霉的只是你李小枫,我心想着,抓得更紧了。

李小枫见没有说服我,突然嘿嘿笑了两声。

“你知不知道?警车追击没有明确证据的嫌犯,造成两人死亡,属于严重地滥用职权。 ”李小枫狞笑道,“到时候,我会把你供出去,说你也参与了追击!我要你陪我一起坐牢!哈哈!”“李小枫!你要不要脸?”我气愤地吼道。 现场没有其他证人,如果李小枫一口咬定,那我也完了,就算问题没有李小枫严重,也会被勒令退学!被学校开除了,以后还怎么找工作?我猛然想到了父亲那张铁青的脸。 我的手松了一点。

李小枫见状,挣脱出的手肘,突然猛力地击打在我的脸上。

我感到一阵脑昏眼花。

我松开了手臂,手掌却紧紧地抓着他的手枪。 “放手!”李小枫发狂般地吼道,照着我的头,比之前更加猛烈地肘击。

一次,又一次。

在剧痛中,我很快便意识不清,感觉眼前渐渐蒙上了一层幕布,四周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 想不到,今晚没有被暴徒袭击,反而被自己人给处理了。 混沌中,我似乎听到了120急救车的警笛声从远处传来,我全身软弱无力,两手一松,放开了他。 李小枫看见我不动弹,便起身离去,他一起身,我感觉身体一松,瘫软在地上。

李小枫转身,火急火燎地走到摩托车驾驶员身边,他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机车男,没有任何犹豫,手持着枪,冷着脸,在机车男身上摸索着,寻找着图谋不轨的证据。 他什么都没有搜到。

他俯下身,对着机车男询问着什么。 我离得有些远,听不清。 现场一片安静,摩托车驾驶员似乎什么都没有说短暂的时间过后,突然,李小枫脸色一沉,猛地站起来,懊恼地搬起摩托男身边一个篮球大小的东西,面对摩托男高高地举了起来。 李小枫想做什么?我躺在地上,嘶哑着呼喊着,感觉到虚脱得不行。 终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朦胧中,我看到货车驾驶员带着诡异的笑,朝我走来。

............“啊!住手!”我惊声呼喊着,猛地睁开双眼。 模糊中,看到了屋内的天花板,还有几个默默注视着我的面孔。 “啊,醒了就没事了!”说话的,是名中年男人,四十岁左右,方脸阔耳,浓眉大眼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正是城东派出所所长方天明。 他转过头,小声地安慰着旁边的一位中年妇女,妇女担心的面色,随着我的醒来缓和了许多。

是我妈!我妈点了点头,面带歉意地对方天明说,她就我这么一个孩子,从小到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哪里见过这么大的场面?希望这次不要给所里带来什么负面影响才好。 方天明看到我妈一脸焦急的样子,面带顾忌地连连摆手,忙说不碍事,孩子还小,第一次出警有点紧张也是很正常的事,虽然在现场和处警民警发生了点小矛盾,但是问题不大。

方天明微笑着请我妈放心,有什么问题他会及时做好警员之间的协调工作。

方天明这么做,也是看在我爸的面子上。 我半坐起来,身边旁边除了方天明、我妈以外,还有一名辅警陈大武。

陈大武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望着我,嘴角笑嘻嘻的,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讥讽。

由此可见,我这实习生在这警局里,连临时工都不如,多么卑微的存在。

我妈走过来,对着我的脸扭了一把,手指狠狠地在我脑门上点着,让我赶紧去给小李道歉。

她说的是哪个小李?李小枫?感觉上,我犯了大错,做了对不起李小枫的事。 环顾四周,我没有发现李小枫。 我猛然从床边站起来,抓着我妈的手,盯着方天明,想到李小枫刚才的样子,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

我只是个实习生,没有警察那种临危不惧的素质,该害怕的时候,样子很窝囊。

我妈看着我脸色不对劲,也跟着有些紧张,“有什么事快说啊!”她转头望了望方天明。 方天明跟着点头,一副正义凛然的长者模样。

我嘴唇颤抖着,心里顾及着李小枫的前途,欲言又止。

“兄弟,有什么事当着大家的面儿,慢慢说,说清楚就好了,别伤了和气。 ”门口走进来一人,语气平静地说着,正是李小枫。 他已经换了身干净的警服,白净红润的脸色看上去放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直径走到方天明身边,“不过有些话,想好了再说,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心里可要想明白!”李小枫的话里透着威胁,他怕我把追击摩托车的事说出来。 方天明和李小枫对视了一眼,想必李小枫已经先入为主地把事故现场的情况给他做了报告,至于怎么说的我不得而知。 按照正常情况,应该会把责任都往我身上推。 方天明看了我妈一眼,不等我回答,抢先说:“乐天啊,刚才在事故现场,李小枫正在抢救伤者,按道理,你没有这方面的处置经验,应该呆在警车上等待支援。

你年纪还小,没有见过这么大的事故场面,受到了刺激也属正常。

但是,你拿催泪瓦斯喷射你李哥就不对了哦!”果然,我被说成了一个受了惊吓失控发疯的傻逼实习生。 方天明说到这里,对着我妈表示:按照相关纪律处分条例,白乐天这种情况是要受处分的。

但是鉴于白乐天还是个警校学生,缺乏实践经验,这次就暂且给一个口头警告。 我妈听了方天明的话,比较满意地点头。 方天明又看着我,一副和蔼可亲地样子,“乐天,倘若下次再失去理智,出现这样的情况,你莫要怪你方叔叔终止你的实习资格哟!”我越来越感觉不对,什么道理?事情到这里,怎么反倒成了是我失去理智了?“方所长!您的意思是,我先对李小枫动的手,对么?”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