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 推一把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第788章 推一把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两人都是果决干脆的角色,既然明白了彼此的意思自然是不会再进行多余的废话,双方直接延续先前的战斗,再次在蜀山上空交锋起来。

月精轮飞舞纵横,或聚或分,在漫天昆仑道法的协助下,真如一位一身是胆的英武将军一般,追杀仇寇三万里,不退一步让分厘,死追在钟图身后,就是不让他有机会凑到玄天宗那边。

但效果呢,一开始的时候或许还行,但在随后,钟图故计重施,以分身纠缠月精轮,主体奇袭玄天宗之后,月精轮的威胁就不大了,反而还会因为太过顾忌玄天宗那边使威胁性大减,完全成了钟图演练各种科学奇术的实物靶子,玩得那叫一个愉快,轰轰轰的轰得月精轮左窜右飘,满身漆黑,一副刚从土里挖出来的样子,再不复开始的精美。 对此,玄天宗很是心疼。 要知道,那可是他心爱的师傅留给他的唯一遗物啊,在找不到师傅的情况下,他就只靠着摩擦月精轮来睹物思人呢,又怎么肯让月精轮遭受这种大罪?因此也顾不得危险不危险,仗着日精轮的防护之力强行硬吃钟图拿他练手的各种科学术法,身化流光,向着月精轮飞射而去。

月精轮见状同样有感而行,躲避开钟图分身的又一道术法攻击,向着玄天宗飞了过去。 却是不知道,他们这种行为完全是把自己送上门来给钟图打。

所以下一刻,钟图嘴角轻轻一翘,动念聚起满天的放射元素形成辐射庆云,演化遮天巨掌,学着当初白眉拦截他的浑圆一气大擒拿手的姿态,向玄天宗和月精轮抓了过去。

手掌扑压,奇特的磁场形成了奇怪的场域,拘束了天空中的云层与空气,压缩成宛若实质般的重压,轰然笼罩住了玄天宗与月精轮,让一人一轮犹如置身泥海,飞纵的速度大降,变得越发艰难起来。 然而呢,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庆云大手本身所携带的辐射力量,灵气难消,宝光难挡,就更要说两者相合所形成的术法玄光了,更是在辐射力量的冲击下摇摇欲坠,颤抖不停,最后终于在一声脆响声中“啪”的碎裂开来,将玄天宗和月精轮彻底暴露在恐怖的辐射能量之下。

随之,各种影响到来,不停的侵袭着玄天宗的身体,泯灭他体内的真元,消融他的寿数,让他以肉眼可见的姿态衰老了起来。 白发横生,再不复先前的英俊与潇洒。

就更不要说月精轮了,灵气大损、灵性大降,乌光弥漫,大有从仙晶奇葩跌落成凡物俗铁的趋势,看得玄天宗心痛不已,眼泪直流,在抓住月精轮后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将其收入体内,用日精轮帮其恢复,重现宝光。

这样一来,本来还有机会重现日精轮法光护罩的玄天宗再没了屏障,让辐射污染所造成的伤害越加强烈,血肉开始崩溃,皮肤开始崩解,道道漆黑的鲜血开始不受控制的从他身上飘飞了出来。

“玄天宗!”见此,被困在特殊磁场域内的李英奇表情大变,高声喊道!神情悲切,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奇异的感觉,似是关心、似是怀念、又似是心疼……总之很复杂,让人一时间有些分不清楚,这到底是李英奇自身的感情,还是李英奇体内那随着玄天宗接触的时间延长,而逐步复苏的孤月大师的记忆。 “想救他吗?”这时,钟图的声音突然在李英奇的耳边响起道。 “你想说什么?”李英奇心头一紧,转过身来,看着突兀出现在法域内的钟图警惕道。

“你想救他吗?”钟图轻笑,依旧用同样的口吻复问道。 “想又怎样,不想又怎样。

”李英奇态度并不友善的反问道。 “想,我就给你个机会,告诉你方法。

不想,就当我没说,反正他的性命与我无用,杀了也就杀了。 ”钟图别有深意的看着面前的小玉女轻笑道。

果然,李英奇皱眉,心底纠结了起来。 要说她不想救玄天宗那肯定是骗人的。

不说玄天宗和大师兄的关系,以及对方现在正在为娥眉奋战,单就是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她对他的感观就让她无法坐视玄天宗死亡而无动于衷。 就更不要说,她现在心底还总是浮现出有关孤月大师的记忆了,更是对玄天宗割舍不下,看不得玄天宗去死。 但你要说让她就这么轻易去相信钟图的话却也同样不可能!毕竟钟图是敌人,是前一刻还扬言要夺了蜀山基业,抢夺娥眉传承的家伙,后脚却跟自己说可以让自己救人,凭什么让她相信?而且最为矛盾的是,你既然不想玄天宗死,干嘛还狠下手,直接把人把死里揍,好玩么?所以她真得很难相信钟图的说词。

“不管你什么决定,最好能快点,否则的话……”后面的内容钟图没有再说,但以李英奇的脑瓜和眼力又不是看不明白——再拖下去玄天宗就死定了,她需要尽快做下决定,到底要不要去救对方。

“我要怎么做。

”李英奇也是果断之人,心思闪动间立刻心神一定,直视着钟图的幻象沉声喝问道。 “和他双修。 ”钟图怪笑道。

“双修!?”李英奇愕然道,继而脸上的表情全然不敢相信。

双修?就玄天宗现在这鸟样,能和她双修?当然,此双修非彼双修,而是真·双修,亦或者说是元气双修,类似武侠电影中两两相对以掌传功的双修,也是修士界中颇为正统的双修方式。 至于另一种,大家都懂的那种双修,那是汉家道教中的一种仪轨,直到后来才被某些心思不正的家伙给篡改成了双修,成为了房中术的拓展修炼内容。

闻言,钟图嘿嘿一笑,单手一指,将一股信息灌输进了李英奇的脑中。 李英奇接收,继而脸色阴沉了下来。

“妈蛋,这是要毁我根基,断我道途啊!果然,面前的这个家伙用心险恶,不可轻信,真当该杀!”浏览完信息的李英奇满心杀意的想道。

为何会这么想?原因同样很简单,因为所谓的先天元精!https: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