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评:留不住低端人员的城市无法"高端"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人民网评:留不住低端人员的城市无法"高端"

  “真邪门了,人都哪儿去了?”北京市赵公口人才市场,一名招聘人员将一厚沓空白的《应聘意向表》装进袋子。

揭下背后的招工广告,他不甘心地探出头向门口张望,还是空空荡荡的。

人才市场冷清,用人单位着急,招聘会出现“粥多僧少”,春节后的北京凸显“招工难”,特别是低端产业人员紧缺。 北京市职业介绍服务中心副主任宋晔表示,结构性用工矛盾突出,家政、服务业、制造业等一线岗位仍然缺工。   招聘市场冷清得“就像冬天卖冰棍”,如此态势说明低端人员“被逼出北京”不是一时虚妄之言。

其实,低端产业人员选择逃离“北上广”,是一种很正常的社会现象,无论是低端产业人员还是高端产业人员,他们都是理性经济人,必然盘算利与弊和得与失,如果求职性价比不高,他们自然先权衡再离开。 尽管年后用人单位普遍加薪,但正如业内人士所称,“多个二三百元,相比房租等快速上涨,对低端打工者吸引力并不大”。 在大城市,不仅要承担较高的房租,还有不菲的生活成本,以及各种看不见的隐性消费。

  低端产业人员选择逃离大城市,无疑需要重视。

央视春晚的相声《跟着媳妇当保姆》有这样几句台词:“没有你们农村人,我们城里人连年都过不好。

谁给我们送牛奶,谁给我们来送报,谁在午夜运垃圾,谁在黎明扫街道?”的确,这些低端产业人员虽然从事的是低端产业,但城市须臾离不开他们,没有他们,谁来送报送奶?谁来打扫街道,运送垃圾?谁来做保安,当保姆?一个城市不能只有高端产业人员,如果不留住低端产业人员,城市就难以“高端”,每个人都无法从容生活,为生活失去秩序而焦虑和犯愁。

  留住低端产业人员,需要市场调节。

正如有学者所称,随着城市发展及产业结构的调整,市场经济的调节将逐渐起到主要作用。 比如目前北京家政、保安等低端产业人员的工资、社保福利相对较低,求职者就可能选择不来。

市场上招不到工人,有刚性需求的企业肯定会增加工资、福利来吸引从业人员,从而达到供求趋于平衡的目的。

诚然,无论是应聘还是招聘,这是双向选择,如果双方互相不满意自然一拍两散,如果一方想招聘,另一方嫌待遇低,急于招聘的一方是选择加薪还是选择放弃,完全可以自己定夺。

  市场调节之外,职能部门不能坐视不管。 一方面,当前中小企业生存压力不小,如果再给予低端产业人员过高的待遇,企业确实难以承受,为了促进中小企业健康发展,政府应该继续降低税费上下功夫。 另一方面,一些大城市房租畸高是不争事实,这就需要城市管理者大力兴建廉租房,并且对外来工开放。

当房租等相关成本降低了,低端产业人员留住城市的信心就会大增。

  当然,对低端产业人员来说,他们不仅需要待遇,需要廉租房,还需要基本的市民待遇。 社会学家陆学艺认为,受城乡二元体制影响,农民工总体上处于“经济上接纳、社会上歧视、文化上排斥、制度上限制”的境地。 毋庸讳言,低端产业人员虽然为城市发展留下了青春和汗水,但不少人并未真正融入城市,他们依然候鸟式生存,不是不想融入而是不能融入。   低端人员“被逼出北京”,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市场信号,表面上看这是市场选择,实际上折射出城市发展的多层次命题。

对于城市管理者来说,让农民工进得来、留得住、有发展,是一道虽然较复杂却必须要解决好的现实考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