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娇·炎精中否鉴赏翻译和赏析 情感分析师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念奴娇·炎精中否鉴赏翻译和赏析 情感分析师

  上片感叹广大的中原大地,没有御寇的统帅,也没有坚强能战的军队作保卫国家的长城,致使胡马的铁蹄三次入侵,直捣京阙,百姓奔走逃难,徽、钦二帝被掳幽陷。 他愤怒地呼喊:“此恨何时雪?”接着,作者自然地联想到辅佐刘备成就大业,鞠躬尽瘁的诸葛亮。

喟然长叹:难道现在就没有在草庐中高卧的贤杰?当时许多词人都抒发过对入侵者的强烈愤怒,但到此时,由于投降派的得逞,致使抗战受到阻挠,那愤怒的忧国之音,无可奈何地降低了音调,从愤于外患而转向愤于内患。   下片,起首表面上赞颂了高宗赵构的中兴,实则反映了赵构畏敌如虎,无心复国,在金人南下时即仓皇逃至杭州,不久又狼狈逃至海上,至使金人长驱直入的丑行。 “翠雨南巡,叩阍无路”,广大抗金将士连皇帝的影子都见不上,谈何勤王报国!最后“孤忠耿耿,剑铓冷浸秋月”,对自己满腔报国之心而无报国之路,空使剑冷浸于秋月之下的无奈,表达了无限的悲愤和深深的感慨。   作者的感情“高”而不“亢”,“壮”而不“强”,“愤”而含“悲”,为祖国的前途和民族的命运充满了危机感和焦灼感,使人可以感受到作者那被压抑的豪放,和深沉的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