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

笔趣阁最快更新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最新章节。

拓跋文清说什么,她听不见,只好与其抗衡,他下手知轻重,眼看着要伤到叶秀时,立即将剑收回,而叶秀却将剑,刺进了他的左肩。 叶秀迟疑片刻,将剑抽出:“为何不躲?”拓跋文清“呵呵。 ”苦笑,用带血的手指,在地上写到:“是我把你弄丢了,自然要接受惩罚。 好不容易找到了你,怎能让你受伤。 ”叶秀心口“咯噔”一下。

是什么感觉,她不清楚。

只知道此刻的头,快要炸开了“啊……”的大叫一声,举剑对准拓跋文清的眉心之处,可身体迟迟不肯让她刺下去。 头,疼的受不了,最终,留下一句:“再让我见到你,决不饶你。

”说完,捂着头,逃离。 拓跋文清起身要追,被找到他的公孙澈阻止。

“公子,别追了。

”追上来的星儿面无表情的走向拓跋文清,不等他想问发生了什么,星儿的拳头垂在拓跋文清的身上。 泪如雨下,面无表情,大声呵斥道:“都怪你,都怪你,若不是你,小姐怎会这样!”“星儿。

”公孙澈拉了一下她。

星儿用力的甩开公孙澈的手:“我说的不对吗?”说完,愤恨的看着拓跋文清,狠狠的吸了吸鼻子,哽咽道:“小姐曾经在芦村生活的好好的,就因为你们打了一架,不得不出外闯荡,小姐爱上了你,彻底打破了她的好生活,她若不是为了让你光明正大的活着,怎会卷入皇朝争斗?她做的一切一切,都是因为你,所受的伤害,也都是因为你。 ”公孙澈见星儿失去了理智,并未言语,而是等待拓跋文清如何回答。

拓跋文清开始微微发愣,慢慢的,他仔仔细细的将和叶秀初遇到现在的一系列回忆,从脑海中过滤一遍。 他竟然意识到,秀儿的伤害,都是他造成的。

苦笑一声,看着自己的手:“我都做了什么混蛋事。

”面对拓跋文清的直面回应,星儿竟有些吃惊,她看着拓跋文清和秀儿走到今天,看着他们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酸甜苦辣,一切的一切。 星儿心疼他们。 却又不知如何言语,她一个什么都不会只会伺候人的丫头,什么都做不了。 抹着眼泪,跑开了。 拓跋文清叫了一声:“星儿”而星儿已经跑远。

公孙澈走到拓跋文清面前,定睛道:“姐姐爱你,我杀不得你。 ”说着,抬手用袖子抽了拓跋文清一巴掌,“这是赏你的,自己种下的果,就自己去解决吧。

”说着,从腰间掏出一个面具:“这个你留着,也许有用。

”说完,转过身要走,忽然想起什么一样,眉眼一转,回头留下一句:“萨满蛊虫可以将人折磨到疯,姐姐此刻恐怕不好过。 ”说完这句话,公孙澈方才离去。

拓跋文清手拿着面具,眉眼立即认真起来,快速转身冲向王宫处,凭借他的功力,进入王宫轻而易举。

可在王宫的水牢处,把手森严,若想不动声色不太可能,唯有小心翼翼,打死一个守卫,穿上守卫的衣服,进入地牢内。

走下台阶的那一刻。

一声惨叫便传来,听声音,便知道是秀儿。 拓跋文清焦急的冲进去,顺着声音寻找到,这处的水牢,还没有注满水,只见叶秀趴在水牢中,不停的翻滚着身体。 时而用头撞向墙面。 时而倒在地上,双手抱头,痛苦呻吟。 头部鲜血直流,青筋凸起可以隐约看到蛊虫在她脑海中穿梭。 拓跋文清想要上前,却发现自己不能这般贸然行事,想了想,拿出面具,嘴角一勾,将面具带上,纵身一跃,跳到叶秀身边。

伸手刚要去搀扶叶秀。 叶秀便猛地起身,扣住他手腕。

低头一瞧,拓跋文清立即反手扣住她双手,将其背在身后,强行将她按倒在地,用她飘逸的衣服缠绕在她身体上,束缚住她的双手,双脚。 死死的将她抱在怀中。

叶秀张开嘴巴,咬在他胸口上。

拓跋文清低沉闷哼一声。 “秀儿,我知道你很痛苦,我不知道如何减轻你的痛苦,就让我抱着你吧,你想怎样都行,不要怕,我会一直陪着你。

”拓跋文清忍着疼痛,任由额头冷汗流下。 叶秀只觉得浑身发冷,脑海中蛊虫的穿梭,令她瑟瑟发抖,浑身发麻,很痛,很恶心,会令她情不自禁,控制不住身体的去行动。 此刻,她躺在拓跋文清的怀中,感受到一股很浓烈的温暖。

可痛处依旧不会减少。 她的两个虎牙,硌着拓跋文清的肉,猛地一咬,明显听见“咯吱。 ”一声,咬进了他的肉中,一股鲜血入口,很腥。

她不耐的送开口,吐了一口血。

突然。

许是蛊虫闹得太狠,累了,安歇下来。 叶秀的身体,渐渐的放松下来,沉静的睡下。 拓跋文清这才松了一口气,趁着夜色,将叶秀带出水牢,他意识到会这么顺利,定是萧王故意而为之,不过能带出秀儿,他便心满意足。 只要在一起,定会有办法解决的。

——清晨的天气,很冷。

天城下了一场冬日初雪。 旭日朝阳投射到窗户内,刺了叶秀紧闭的双眼,她慵懒的动了动眼皮,缓缓睁开双眼,发现房间干干净净,并不是她记忆中的水牢。

本能的让她警惕起身,望向四周,发现安静无比,了无一丝危险之意,这才稍微放松。 穿上鞋子。

推开门。

映入眼帘的是漫天飞雪,定睛看去,满园腊梅惊艳了她的眸,走在积雪上,看向四周,不知这里是何处,竟然会这么美。

欣赏美景之际,一股气息传来,叶秀瞬间转过身问:“什么人?”看到眼前之人,叶秀歪着头,眨眨眼。 只见眼前人穿着深蓝色棉衣袍子,披着白色貂绒披帛,一头白发及腰,几缕长发垂挂在额前,一面银色面具挡住他左半边的眼睛。

看上去,似温文儒雅的公子多了份高贵之意的英俊。 “你是何人?这是你的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叶秀好奇问。 她有个毛病,就是每当第二天的时候,对于前一天的事情,便会记得不大清楚。

笔趣阁最快更新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