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拉斐尔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第532章 拉斐尔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王蒙,你守前面?”站在楼前,稍胖一些的特战队员闷声问道。

“胖墩,后面你守,前面就交给我了。 老样子,注意安全,看看这次谁得手。 ”回答了他的,俨然是一个清澈的女声。 说话间,那个全身被包的严严实实的女特战队员王蒙就走向了研究所的大门。 “狗屁任务,早知道我就不下来了。

我的公主殿下,我的芷寒小姐,你为什么偏偏要在银心城举办巡回演唱会,而且还是最引为注目的第一站。

”“你难道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吗?研究所就是一个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会炸。

”“这个家伙也是的,不就抓了一些你们的同类做点研究而已,也就百来只左右,你远比它们强大得多,犯不着为它们冒这么大危险吧!”稍胖点的特战队员胖墩明显非常郁闷,嘴里不住地发着牢骚,同时迈步走向了研究所后楼。

看到他们的出现,无论是守在楼前的王蒙,又或者胖墩,其他那些明显很紧张的队员,一个个神情微微放松了些。

冷漠而又清丽的王蒙,略有些胖但人缘很好的胖墩,就是他们这支特战队的灵魂人物。 只要有他们在,其他特战队员也就不再担心了。

毕竟相比异兽,在这些特战队员心目中,还是鳄人更可怕一些。

而根据可待的情报,包括他们不知观看过多少次的战场实况录像,死在王蒙和胖墩手里的鳄人已经多达上百人了。

城市中混乱喧嚣。 研究所这边却是一片寂静。

“实验又一次失败了。

”研究所内的一处实验室,在巨大的叹息声中,研究所的所长,也就是首席导授拉斐尔一脸失望的表情。 第三十六次实验结果。 异兽基因融合性超出了我们的预料,它们不像是感染性的病毒,更像是掠夺性的生物。 可以从宿主身上汲取所有的优秀基因片断,从而与自己的基因完美地融合。

“从们我们的实验对象角兽身上。

它们得到了一对尖锐的犄角。 ”“从我们实验对象风狸身上,它们得到了一对更尖利的翼翅。 ”“从我们……”一个散发着知性美丽的女助力捧着实验报告,不停地汇报着。

“够了!”拉斐尔导授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面容有些扭曲的他怒吼道:“这些数据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清楚,我不想听到这些废话。

”“我想知道的是,我们能不能通过它们的基因制成最优秀的基因药剂?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这么一群无畏而强大的生化战士?”女助力显然已经习惯导授的坏脾气了,只是眨动着天生带着一种魅惑气息的眼眸,静静地看着他。

“我们的生化战士的研究。 在一百多年间的研究中,几乎没有任何进展。

”“异兽基因的出现,让我欣喜若狂。

”“它是那么的完美,它可以完全融合所有优秀的基因,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这就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基因,这就是神奇的宇宙送给我们人类最好的礼物,它是我们可能穷其一生都创造不出来的最优秀的基因。

”“宇宙给了我们这么珍贵的礼物,我们却无法运用它!”“这是在犯罪,如果我们不能利用它,这就是对全人类最大的犯罪!”“我不管你们付出多大的代价。 都一定要完成它。 ”“需要什么样的宿主来实验?我都可以找到。 ”“哪怕你们需要一位亲王殿下,我保证陛下马上都会答应,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送过来。 ”“母星中央生物学院收藏的所有从遗迹行星上找到的远古生物基因。 只要你们需要,我都可以给你们。

”“我不想再听到过程,我只要结果,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我想要的结果。 ”“想想看,如果我们的生化战士拥有一对翼翅膀,拥有暴熊的力量和闪电兽的速度,甚至拥有可以在宇宙太空身躯生存的能力,这该有多么的强大!”“鳄人?它们将不再配做我们银龙帝国人类的对手。 我们的生化战士空着手都能把它们撕成碎片。 ”“这是可以改变银龙帝国未来的力量,我们一定也必须完成它……”跟疯子似的。 拉斐尔手舞足蹈地咆哮着。

越说越是疯狂,头发已经花白的拉斐尔竟然走到女助手面前。

一把抓住她的头发重重地咬了下去。 知性而美丽的脸庞上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女助力却还伸出手轻轻抚摸起了拉斐尔的头。

半晌。 抬起头的拉斐尔唇边带着腥红的鲜血抬起了头。 女助手湿润而性感的嘴唇微微肿了起来,唇边渗出了几滴鲜血。 情绪微微平静下来,又恢复成了那个沉稳而又富有朝力的所长、导授,拉斐尔整理了一下头发回到桌前坐了下去。 “三号实验体怎么样了?”开口的同时,拉斐尔打开了面前的光屏,调出监控面画仔细打量起来。

女助手伸手抹去了唇边的鲜血,也不管粉嫩的脸颊上那一抹血迹,走到拉斐尔身边细声说了起来。 “三号实验体没有什么动静,实际上自从它诞生以来,几乎就和其它的实验体完全不同,除了吞噬食物时有些动静,其余时间几乎就是一动不动。 ”拉斐尔皱起了眉头,一边查阅着这次实验的整个过程,隐隐约约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们采用的是编号为s-0023号远古基因,而根据我们以前的基因重造得出的结论,这种生物除了能吃以外,根本没有什么任何优点。

”女助手的记忆力显然非常棒,不等拉斐尔看完资料就小声说道。

“普通的远古基因编号,不可能以‘s’打头,更何况编号还这么靠前。 即便这个远古基因所属的生物可能没什么显著的优点,但我们找到它的星球,绝对不简单。 ”拉斐尔皱眉说着,一边看资料一边又补充道:“你以前也俗事过基因重造的工作,那应该也清楚,基因重造制造出来的生物和自然诞生的,完全就是两回事。 人为的干涉会改变一些东西,哪怕我们一直发现不了到底是改变了什么。 ”越看资料越觉得蹊跷,拉斐尔心头的不安感愈发的明显、强烈,他忍不住抬头又盯向了光屏画面中那丑陋而又令人恶心反胃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