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时报:自由的言说 负责任才有力量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京华时报:自由的言说 负责任才有力量

  言论自由是人类崇尚的价值,任何自由又都有边界。

  前不久,美国俄勒冈州联邦地方法院裁定,博主并非记者,不能免予诽谤指控,克里斯特尔·考克斯博客上关于一家企业的言论属于诽谤,需赔偿对方250万美元。   世上并无绝对言论自由的王国,即使是在被一些人认为言论自由最充分的美国,言论自由的边界在现实中也是清晰而明确地存在。

在一定程度上,这得益于其理论界对此早有明晰的认识。   美国学者提出的“均衡价值”理念认为:如果国家之外的权力正压制着言论,那么国家可能必须采取行动,来增强公共辩论的活力。

国家可能必须给那些公共广场中声音弱小的人配置公共资源——分发扩音器——使他们的声音能被听见。

国家甚至不得不压制一些人的声音,为了能听到另一些人的声音。

  这是支持其国家权力管制某些言论的理论依据,仇恨言论、淫秽出版物等被认为国家必须管制。 正是这个支持国家管制的“均衡价值”与其第一修正案支持的“自由表达价值”,在其理念与司法实践中实现调和,又各守其边界。

  言论自由的边界,对于表达的人来说,意味着责任,越界就意味着要负责。 这种责任,如果内化为一种意识,就会变成一种对边界的恪守。 事实上,这种责任有一个最起码的自我认知,就是对自己负责,自己是现实世界的真实存在,说什么做什么,首先要具备责任意识。 在互联网构建的虚拟世界中,匿名发言等于抹去了自己的真实存在,这就淡化了责任意识的约束,表达就容易变得放纵。 在这个意义上,北京搞微博“后台实名”,乃是对虚拟世界发言者真实身份的一种还原。

  从公众接受心理来看,匿名发言与实名发言,后者的可信度和公信力远高于前者。

实名意味着要负责任,意味着他会倾向于选择发出理性、清醒、有建设性的声音。 这样的声音,会更有力量。

这种力量,不仅在于能够赢得公众的信任,还在于它的声音因为理性更能进入公众内心,使各方都不得不重视,而不是当作胡扯或谩骂放过。   社会的进步,需要这种负责任的言说来推动。 相比较而言,这种进步哪怕是一点一滴,最终都能作为成果积攒下来。 负责任的言说是一种托底,有了这个基底,自由的表达就更能张扬建设性的价值理念,从各个方面共同给社会进步提供正向的力量。

如是,我们会进步得更好也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