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绝处逢生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第一百五十九章 绝处逢生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察木诃护主心切,双手抓住身前二人的含刃刀,只觉手心发凉,一股鲜血从掌间流了出来。

察木诃被锋利的刀刃刺得打了一个寒颤,用力把对方推出去,接连掀翻五六人。 其余的人见察木诃威猛过人,不敢再攻击他,却把目光转移到萧也金身上。

萧也金的功力稍微弱些,但眼见对方朝自己袭来,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奋勇杀敌。

那些平山派弟子并未占到任何便宜,手腕皆被震得发麻,一时不敢再上前打斗。

萧也金察觉到众人的心思,回头过对察木诃说道:“你快带王爷离开,我在这里断后。 ”察木诃点点头,对耶律阮说道:“王爷,此处不可久留,我们还是速速离开。

”耶律阮身为契丹的前营统帅,岂是贪生怕死之人,这时眼见自己的好兄弟孤身与平山派弟子对峙,不肯扔下他临阵逃脱。

他不顾自己的千金之躯,拔出腰间的佩剑,奔至萧也金身边,与他并肩作战。

察木诃愣了一下,用衣布仓促包好受伤的手掌,挥舞着拳头一跃到二人身边。 耶律阮见了他,点头说道:“木诃、也金,本王曾说过,你我三人出了军营就是兄弟。 汉人有云,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今日纵使我们葬身此处,来生还要做好兄弟。

”察木诃与萧也金听后都深有感触,说道:“王爷,有你这句话,我们就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白问及此时已经调理好气息,他抬头望了一眼天空,月亮挂上了树梢头,很快就要到子时,他不想浪费时间,大吼一声让师弟们让开,挥着含刃刀就飞奔过来。

那些平山派弟子知道大师兄要大开杀戒。 立即四散开来,死死守住各个路口,严防耶律阮等人逃跑。

耶律阮三人屏气凝神,丝毫不敢怠慢。 白问及须臾之间已经杀至眼前。

耶律阮与萧也金同时挥刀来袭,白问及翻身闪过,反手使刀击落二人的兵器。 察木诃见有机可乘,连忙去擒他的刀。 白问及为报刚才之仇,这时故意将刀抛出。

察木诃不知有诈。 伸出手去夺刀。 白问及一掌击中他的腹部,另一手接过含刃刀,朝他颈部划去。 察木诃惊慌之余,伸出左手挡在颈前,只听“啊呀”一声惨叫,含刃刀已从他的指尖划过,削掉了他的三根手指。 察木诃感到指间剧痛难忍,仍然咬牙用力握住断指,防止流血过多而亡。

耶律阮与萧也金立即扑过去,护在察木诃身边。

白问及哈哈大笑一声。 不屑地说道:“契丹鞑子,你不过空有蛮力,岂是我的对手,这回终于吃亏了吧。

”察木诃气得口吐鲜血,仍想起身与他搏斗。 耶律阮连忙按住他,说道:“木诃,你伤势很重,不能再斗气。 事已至此,死生自有上天来安排。

我们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白问及听了耶律阮之言,知道他不会再反抗。 于是示意平山派弟子出手。 那些人领了白问及的旨意,个个向着了魔一样,挥着大刀朝三人砍去。 耶律阮与察木诃、萧也金紧紧靠在一起,心中默念着契丹游牧民族的咒语。

想着死后三人仍可以一起共赴黄泉。

正在这时,树林中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尖叫声。 白问及连忙大声呼喊让众人住手。 那些平山派弟子收起手中的含刃刀,全都朝树林里望去,只见一队骑马之人捆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慢吞吞地向这边行过来。

耶律阮定睛一看,发现领头之人是拓跋济予。 顿时放心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察木诃与萧也金说道:“拓跋济予及时赶到,我等总算捡回一条性命。 ”察木诃见到拓跋济予,也大声喊道:“拓跋济予,这些汉人对王爷不敬,赶快杀了他们。 ”那些平山派弟子听到他的求救声,立即举着刀架在三人脖子上面。 察木诃见状,不敢再轻举妄动。

拓跋济予见此情景,在马上拱手说道:“王爷,将军,这些人并非等闲之辈,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不过你们放心,济予一定会想办法救你们出来。 ”拓跋济予当年离开党项之后,先在代州杜重威的府上做亲兵,未过几年就被打发离开了代州。 拓跋济予当时无路可走,只得北上去了契丹。

拓跋济予刚到契丹,就遇见了刚过弱冠之年的耶律阮。 耶律阮与拓跋济予,一个是失意王子,一个是落魄贵族。 两人当时相见恨晚,****彻夜长谈,很快就达成默契。 拓跋济予暗中协助耶律阮夺回皇位,作为报答,耶律阮答应拥立拓跋济予为党项首领。

这回契丹大军南征,拓跋济予也在暗处观察,寻机在武林当中谋得一席之地,然后再协助耶律阮的前营大军攻城略地。

白问及从未与拓跋济予交过手,并不知道对方身手怎样,这时见他率着数十个骑兵,大摇大摆过来,急忙说道:“拓跋济予,你好大胆子,连我的女人也敢绑,赶快放了她!”拓跋济予望了他一眼,心中微惊,说道:“白大侠,这个女子怎么就成了你的女人?”白问及朝那个女孩子使了使眼神,说道:“你若不相信,现在就可以问她。 ”此时已是三更,虽有淡淡的月光,但树林中仍是昏暗一片。

那个女孩子并没有察觉出白问及的举动,柔声地说道:“白大哥,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

”白问及却说道:“姑娘,这一路而来,我对你的关怀无微不至,你还看不出我的良苦用心吗?”那个女子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白大哥,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我早已心有所属。 ”拓跋济予哈哈大笑道:“白大侠,这回不用我问,你也清楚了吧!据我所知,这位姑娘喜欢之人是乐异扬,不是你白问及!”拓跋济予话音刚落,白问及心中便一怔,思绪又回到了数月前与乐异扬过招之时。

拓跋济予见他不再搭话,以为他自惭形秽,脑中闪过一个主意,朗声说道:“白大侠,我与这位姑娘有数面之缘,她生得楚楚动人,娇美无双,我本想让她做我的小夫人。

如今看到你这么钟情于她,我心中确实很感动。 要不这样,你把王爷他们放了,我就把拱手她让给你。 ”白问及听后大声说道:“拓跋济予,你当我白问及是什么人,我喜欢的女子自会去争取,怎会让他人施舍!”拓跋济予道:“既然这样,我就对她不客气了。

来人啊,将这个女子马上给我杀了。

”白问及已是怒不可遏,此时握紧拳头,含刃刀在手中蓄势待发。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