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奸妃》第一章 双面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锦绣奸妃》第一章 双面

草长莺飞,正是春末夏初的时节。

真定城的百姓又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这里位于宋辽的边界,众多商人运了南方的丝绸和海盐和辽人交换毛皮人参灯舞,一向是北方富庶之地,可是最近局势越来越不稳当,经常有战乱的消息传来,众人都有些人心惶惶,无法安心生活了。 一大清早,管家徐苏云手里手里拿着个锦盒走入碎芳园,叶子则走在前面为他引路。

“徐管家您小心脚下的石子路,今早上下了点雨,地上还有些湿滑。 ”徐苏云抬头对叶子笑道:“姑娘只管小心脚下,不必担心我。

”叶子是典型的江南女子,眉眼清秀,身量纤纤,身上的月白色长裙虽然素颜淡然,可是依然无法遮掩着她的美丽容貌。 徐苏云和她寒暄道:“这都四月天了还这么凉。

姑娘从南方来,怕是有些承担不了吧。

”叶子点头道“可不是,夜里冷的睡不好。

只是我家小姐喜欢这里,不准备回南方去呢。

”“这地方好是好,可是和北方的鞑子国离得太近了,经常有战乱的。

姑娘最好考虑清楚了,我们家老爷最近也是一直想要回南方去呢。 ”叶子心道,当初接了我家小姐来的时候信誓旦旦,现在竟然要撇下小姐要自己走了。 穿过花径,便可以看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凉亭,里面隐隐看到一个窈窕的佳人在里面坐着。 她正是这碎芳园的主子,叶子的主子蔡小青。 徐苏云说:“你家姑娘近来可是清减了不少。 ”叶子笑道“是啊,她这几天一直念叨着你家公子呢,他这一向都在忙什么?他可好久没来这里了。 说是娶了我家姑娘,她才千里迢迢的奔着他过来的,可是现在连她也不说嫁人了。 ”管家道:“不过就是看看文章,写诗会友。 眼看就要回南方去了,整日商量着如何整装行李,确实没什么时间来见你家小姐。 ”管家回避着她的问题。 叶子笑道,“可是前几日小的才听说,你家公子接了蝶圆的彩蝶姑娘去清潭山赏菊花,难道是有人错认了不成?”“这个我可真的并不知情,公子那么忙,应该不会去的。

”徐苏云尴尬的笑了笑。 叶子引着管家上了凉亭,低声的说道:“姑娘,有客人来了。 ”蔡小青抬头是徐苏云,连忙停下手里的琴声。

她站起身笑道:“我当是谁,竟然是徐管家。

”徐苏云快走几步,深施一礼:“蔡姑娘安好?有日子不见了。 ”蔡晓青连忙起身还礼,她穿着粉蓝色缀百花的家常夹衣配锦缎裙子,一头乌发随便的挽了一个发髻,上面别着几根翠玉簪子。

脸上虽然不施粉黛,却依然楚楚动人她轻声笑道:“有什么直接派人说一声就好了,怎么敢劳烦徐管家亲自跑一趟。

”徐苏云轻轻咳嗽了一声,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蔡小青便给叶子使了个眼色,“叶子,倒茶去。 ”叶子连忙便笑着退下去。

一路扶花携柳的走到茶房。

里面有浓浓的茶香和花香味道传出来。 里面正坐在角落挑拣着菊花的花瓣。

她对着里面喊了声,“李妈泡一杯茶吧,已经来客人了。 ”李妈应了一声笑道,“还是要上好的碧螺春吗?”叶子笑笑“不必了,估计他也不会在了。

普通茶叶就好。 ”不一会功夫,李妈便端出来一杯普通的菊花茶,只是杯子用的却还是上好的官窑。 “难道是徐公子来了吗?”李妈小声的问。 叶子摇头道:“只派了管家来,也不知道谈的怎么样。 ”李妈道:“什么怎么样?姑娘一向脾气不好,谁知道这一次大老远的投奔了来,可是又嫁不成了。

要是不撕破脸皮,彼此留着些体面,公子那边给点银钱就是了,就怕她不肯依,到时候闹大了那可就要糟了!”叶子端起茶具,“可不是,不知道那许少爷最后能给多少,我可要去了。 ”她走出了好远,李妈还在身后说道:“千万记得劝姑娘不要发火!”叶子答应一声,端着茶慢慢往凉亭那边走。 不经意的抬眼一看,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穿着粗布衣服,正弯着腰手提着一把花锄正在给花翻土,正是花园的花匠生生。

见到叶子来了,这少年赶紧直起身闪到路边,他的脸上微微一红,“叶,叶子姑娘。 ”叶子笑道,“生生好勤快,这么早便出来做事。

”他的眼睛飞快的溜了她一眼,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生生来这里收拾花草也有了好几个月了,他长得还算清秀,只是身材有些瘦小,一样的衣服,别人穿的正好,他穿这倒是要大了好几圈,非常的有趣,他倒是也不在意,一直憨憨的笑着。 叶子打了个招呼便走过生生的身边,尽管自己不喜欢他,可是知道有男子为自己倾心,心里也不禁有些高兴。 生生一直等到叶子去的远了,才回过神继续侍弄花草。

叶子端着茶具远远地看到姑娘,她正一边哭一边作势要往凉亭旁边的池水里跳,徐苏云在旁边扶着急着劝说着什么。

叶子心里知道时候已经差不多了,赶忙快步的走过去。 凉亭的地台阶上满是散落一地的金钗银簪玉珠子,外面的草丛中还有一块红宝石躺在那,阳光一照便闪着诡异的光芒。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千万不可以想不开啊!”叶子把茶具放在一边,紧紧的抱住蔡小青的裙子,她的裙子用的是上好的浮光锦缎,叶子的手一摸直接就滑落下去,她便干脆跪下来,抱着蔡小青的脚哭起来。

“姑娘你不能想不开!千万冷静点啊!”徐管家急道“我才说了几句话,姑娘便将公子送的首饰扔了一地,还说公子负了他,她要跳河呢。 你快替我劝劝吧!”蔡小青即使哭,却也是一副杏花带雨、娇艳欲滴的模样,一点也不失了端庄。 她手指着叶子哭道,“你问问我家叶子,我蔡小青对你家公子如何,他要我来真定城,我便抛却了京城的舒服生活来投奔他,可是这只有三个月,他便说了不会再娶我,你说我的一片痴心究竟等到了什么?”徐管家尴尬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急的说不出话来。

蔡小青又看着桌上的锦盒“这份地契又算是什么?即使有黄金万两又能买断了我对他的痴心吗?你们真的以为我是这样轻薄的人吗?”徐苏云唯唯诺诺,急的直拿袖子擦额头的汗:“这些地契是老夫人命我送过来的,公子是不知情的,姑娘别错怪了公子。

”叶子慢慢扶着蔡小青站起身来柔声劝道,“姑娘想开些吧。 若是姑娘真的因为这个想不开出了什么事情,徐公子的心里怎么能过意的去呢”徐苏云连忙点头:“是是是。

我家公子是真的心里有姑娘的。 实在是因为老爷和夫人要带着他进京,还想要考取功名,您知道朝廷命令官员不可结交的青楼女子,才不得不斩断与姑娘的一片情缘。 ”叶子连忙道“是啊,要公子放弃与姑娘的一片情,想必也是痛苦万分的。

姑娘你不可一世时意气用事,害徐公子求不了功名。 这些东西都是少爷的心,你就收了吧!”蔡小青擦了擦眼泪,摸着盒子上面的镂金花纹说道:“罢了!事已至此,你回去告诉你家公子,他尽管去安心考取功名,妾身防守就是,希望他能够高中状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