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之馆第二百五三章 三条河道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红月之馆第二百五三章 三条河道

  本馆:  “红月先……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您醒醒呀?”刚从楼上下来的翛就见红月倒在一楼的进门处。   翛见叫不醒便将红月抱到一旁的沙发上,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总之先给她倒点水,桌上水壶里是她平时喝的咖啡,倒在杯子里点,然后喂给她喝。   “凯特,小翎,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呀……”见喂不进去,翛急的都要哭出来了,而且,红月的脸色越发的惨白……  “这是怎么了?”本来要去找翎的凯特,因为不放心翛,所以回来看看。   “凯特,你快看看她,我刚发现她昏倒了,怎么叫都叫不醒,怎么办呀?”翛见是凯特回来便放下心来。   “别哭,她死不了的。

”凯特安慰翛。

  “你上楼,三楼图书馆里不是有代表我们每个人的蜡烛吗?你去看看小红红的灭了没有。

”凯特说道。

  “我马上去。

”翛将水杯放在桌上,然后跑上三楼。   “我说小红红,你不能真的……”凯特猜到红月这样或许跟她的时间有关,也跟这座馆有关。

  “凯特,红月小姐的蜡烛还在燃烧,只是剩了很小的一段了!”翛在三楼冲凯特喊道。

  “行,知道了,你下来吧。

”  凯特将红月的上半身抱起,准备将桌上她平时喝的咖啡尝试喂进去,这时墙边橱柜的门突然打开,里面飞出一个白色透明瓶,停在凯特面前的桌上。

  “这是给她的?”凯特狐疑的看看那边的橱柜,然后又看看桌上的瓶子,看里面好像装的是透明的液体。

  打开瓶盖,一股清香之气扑面而出。   凯特掰开红月的嘴,将那一瓶的液体全灌进去。 然后让红月平躺好,这时就见红月脸色渐渐的恢复过来,不一会红月就睁开眼睛。

  “怎么了?”见凯特和翛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

  “你刚才昏倒了,把翛都吓到了。

”  “哦,现在没事了。 你不是还要去翎那里吗?”红月坐起身。   “诶……是呀,你确定你没事了吗?”  “嗯。

”  “那我走了,我还担心小翎翎那边有什么事。 小翛,你在这边照顾一下红红。 ”凯特说道。   “凯特.弗莱恩。

”红月叫住上楼的凯特。   “嗯,有什么事?”红月居然叫自己的全名,上次她这么叫自己,还是在自己把她惹毛的时候……  “现在所做的任何决定,都是关系到所有人的以后……”  “你说的话,我现在不懂,不过以后应该会懂。

我会把这句话带给小翎的。 ”说完凯特便上楼用时之门离开。   …………  中央圈外三墙管理处:  汀斯很快就冷静下来,有序的指挥着各项事情。

  “ZERO,三墙这边能交给您来指挥吗?我听说过您解决过‘二圈’的事,所以这次还请您协助我们。

”汀斯说道。

  “我怀疑贝拉的目的是三墙的大脑,所以还是先找到贝拉,你平时就在管理着三墙,你指挥起来会比我的效率高很多,如果确定‘大脑’没事,我会在前线那边帮忙。 ”翎说道。   “也好,不过,已经这么长时间了,相信贝拉也没有办法破坏掉我们三墙的大脑。   因为父亲接管三墙之后,就将原来的‘大脑’分成四部分,分别放在不同的地方,如果想通过‘大脑’来破坏天空防护罩,必须是四台大脑同时操作,我想贝拉还没有这个本事。

  不过,也怕他有其他的帮手。

我现在就让我的心腹带你们去大脑那边,只是不确定,贝拉去的是哪一个,我也在等大脑那边看守人员的消息。

”  “问下,你说的四台‘大脑’哪一台离二墙比较近?”诸葛薰问道。

  “二墙?”汀斯看看一直跟在ZERO身后那个漂亮的人。 “你的意思是,贝拉可能会去二墙?”  “汀斯总管事,管理中心那边请您过去进行授权。 ”一名士兵对汀斯报告道。   “那,赛德,你带ZERO去第二大脑那边,如果贝拉不在那边,你就直接带ZERO过河道到二墙外,堵截贝拉。

我这边也会通知所有人,如果看到疑似贝拉者,进行逮捕。 ”汀斯交待自己的心腹。

  “是。 ”被叫‘赛德’的精壮青年对ZERO说道。 “请你们跟我走这边。

”  “那汀斯,我这边从中央圈带来的部队,暂时归你指挥。 ”翎向跟着自己来的那些人交待着。   ‘啊!快看天空!’这时不知谁叫了一声,把大家的目光引向了上空。   只见上空的‘天空防护罩’正在逐渐消失,而这时地面晃动的更剧烈了……  “赛德,你们快走。 我通知其他‘大脑’那边,调整坐标。

”汀斯带着几名手下赶向中央管理处。   赛德带着翎和诸葛薰,还有几名手下上车直奔第二大脑。

  “天空防护的消失是其他的大脑遭到破坏了吗?”诸葛薰问。

  “现在还不知道,也有可能是四墙那边地震导致‘接地墙’出现位移,使大脑出现‘待机’状态。 具体的需要等其他大脑传消息给总部那边。

”赛德解释道。   “可是这样不是很危险?”  “我明白你想说的意思,但在墙建立之初就没考虑过‘地震’这点,至于原因ZERO应该最清楚。

  像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检修维护‘接地墙’时才会出现‘天空防护罩’关闭的情况。

”  诸葛薰也没继续再问。

  “我们到了,这里就是第二大脑的所在,看来真的是有人来过这里了。 ”赛德检查倒在值班室的人,他们都只是被迷昏了。

  “各位小心,犯人有可能还在里面。 ”赛德说完,便先进入到里面。   众人在屋内检查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贝拉或其他疑似嫌疑人。   这时守卫也被唤醒,证实了是确实是被贝拉迷昏的。   “他在这边没有得手,应该会前往二墙那边,这边你熟悉,你认为他会走哪边?”翎问赛德。

  “从这里到二墙要过一河道,如果不借用专用的船只,只用人之力是无法过去的,我可以联系河道那边,如果发现贝拉就扣下。

”赛德用通讯器联系河道那边的管理。   “他只能走这边吗?会不会走其他的方向?”翎问。   “分析来看,他应该只能走这边,因为这边是最快的,他应该会抢在我们发现是他杀了我们墙主之前就过去,要不然他是跑不掉的。   而从三墙到二墙之间一共存在三道绕二墙的环形河道。   第一条河道是靠近三墙,同三墙之间是平原地带。

  一条和二条之间就是三墙的总部所在,同时也是‘第一大脑’、‘第四大脑’的所在。   而二条和三条之间是湿地,也是‘第二大脑’、‘第三大脑’的所在,就是我们现在的地方。

  只是‘第四大脑’和‘第二大脑’在我们这个方向,‘第一大脑’和‘第三大脑’需要做船绕到我们的正对面才是,也就是同我们隔着整个中央圈。

  然后过了第三条河道就是二墙下,那一段距离是沼泽地。

  第一条河道一圈有二十五个渡口可到达总部这边。

  第二条河道到第三条,一圈有四个渡口到三河道那边。   而三河道到二墙外的沼泽地带只有二个渡口。   一个在我们这边,也是我们要去的渡口,一个在‘第四大脑’那边。   所以如果贝拉要去第二墙只能走这边。

  我们没在二河道那边堵截到贝拉,是因为一河道和二河道下,都存在‘地底通道’,可以不通过上面的渡口,贝拉是墙主的好友,应该也知道。

  但第三条河道就只能从渡口乘船过去,我已经通知了三河道那边。

我们现在也走吧。

”  一行人从屋中来到外面准备上车前往第二河道渡口,这时听到不知是哪个士兵喊了一句:“大家快看,那是什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