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空气稀薄地带》(第九章)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走入空气稀薄地带》(第九章)

点钟开始鸣叫的时候,我已经醒来了。

我几乎整夜未眠,在稀薄的空气中大口地喘气。 现在又到了令人恐怖的从暖融融的鸭绒袋中进入海拔,英尺的酷寒中进行训练了。 两天以前,即月日星期五,我们一口气在一天之内从大本营赶到号营地,开始了我们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为最终登临山顶而做的适应气候的准备。

号营地攀登到号营地,并在海拔,英尺处过夜。

时分整出发。

分钟的时间几乎不够穿好衣服、吞下一块糖和几口茶并装上冰爪。

当我用头灯照在别在我用来做枕头的皮大衣上的从廉价商店买来的温度计时,在这只用铁箍扣紧的双人帐子里温度已降至零下摄氏度。 我朝贴在我身边睡袋里的那个鼓包喊道。

该收拾东西了。

你醒了吗?他粗哑的声音带着疲倦。

你凭什么知道我睡着了呢?我的感觉糟透了。 我的喉咙出了问题。

哎,我想我已经老得经不起这份折腾了。 霍泽之脸上,一大片倾斜的雪地在黎明的霞光中闪耀着如铝合金般的光芒。

从冰河上垂下来的绳索仿佛是从天国垂下的一条毫米长的索链,摇摆着如同杰克的豆茎。 我抓起绳索的末端,将加玛登山器拴到稍稍有些磨损的绳子上,开始攀登。

度。

我的背包里还有一件多余的毛衣,但要穿上这件毛衣,我要悬在固定的绳索上摘掉手套,拿下背包并脱去风衣。 由于担心可能将东西坠落,我决定等到达可以平衡站立的不十分陡峭的地方再穿。

我继续攀登,但感到越来越冷。 ,英尺处,比向导麦克格鲁姆快分钟的路程。

我决定等他到来以后跟他谈谈我的情况。

就在他刚刚要接近我的时候,麦克夹克里揣着的无线电里传出罗布的叫嚷声,麦克停下来回答呼叫。

罗布要大家下山!他顶着呼啸的风声大声宣布。

我们离开这儿。 号营地的。

许多人都受了伤,我除了精疲力竭之外还算安然无恙。 澳大利亚医生约翰塔斯基的手指上有轻微的冻疮。

而道格的伤势则很严重。

当他脱掉靴子时,几个脚趾头上都有冻疮的迹象。

在年的珠穆朗玛峰之旅中,他的脚严重冻伤以至于造成了大脚趾的残缺和永久性的血液流通障碍。 他极易受寒冷的袭击。 现在新的冻疮会使他对寒冷的侵袭变得更加脆弱。 我不行了,道格用微弱的声音硬咽道,看起来精神萎靡。

我连话都说不出了。

我不能攀登了。

罗布指点说。 等两天再看你的感觉如何。 你是个坚强的家伙。

我想你要是恢复的话,仍有很大把握爬上山顶。

道格并没有被说服。 他回到我们的帐篷,将睡袋蒙在脑袋上。

看着他如此懈气真令人难过。 他已成为我的好友,并慷慨地与我分享了他在年攀登山顶尝试中所获得的经验。

我的脖子上挂着一块锡石这是道格在攀登刚刚开始时送给我的一块由喇嘛庙的喇嘛开光的佛教护身符。 我渴望他能攀登上峰顶的心情并不亚于我想登顶的心情。 号营地上的几支队伍的士气都陷入了低潮。 霍泽之脸上设置英里长的安全绳索而发生的口角。

到月底,从西谷的顶部到号营地之间的半个峰面上已架起了绳索。

为了完成这一工程,霍尔、费希尔、伊恩伍德尔、马卡鲁和托德伯利森(高山攀登向导探险队的美国向导)达成协议,每队于月日派出名队员在剩余的冰面上,即从号营地到位于海拔,英尺处的号营地之间的峰面上架设绳索。

但事情并未如计划的那样进行下去。

日凌晨,当来自霍尔队伍的夏尔巴人汪多吉吉里和来自费希尔队伍的向导阿那托列布克瑞夫和另一名来自伯利森队伍的夏尔巴人前往号营地时,南非和台湾队伍中原定参加的夏尔巴人都以躺在睡袋里的方式拒绝合作。

当天下午,当到达号营地后的霍尔了解到这一情况后,他立刻通过无线电对讲机以查明计划受阻的原因。 台湾队的夏尔巴人领队卡米多吉卑恭地道歉并保证弥补过失。 但当霍尔通过无线电向伍德尔质询时,这位不知悔改的南非领队用了一连串污秽而无礼的语言给与回答。

霍尔恳求道,我想我们事先有约。 伍德尔回答说他的夏尔巴人呆在帐篷里是因为没有人唤醒他们并告之需要帮助。 霍尔反驳说,事实上汪多吉曾多次招呼他们,但他们却视而不见。 这时伍德尔嚷道:你,或者是你的夏尔巴人是个大骗子。 然后他威胁要派出两名夏尔巴人用拳头收拾汪多吉。 ,而是由引发的肺结核或其它以前就存在的肺部疾病。

然而夏尔巴人却有截然不同的诊断:他们相信费希尔队伍里的某个登山者得罪了珠穆朗玛峰的天之女神。

神在托切的身上施行报复了。

与攀登霍泽峰探险队的队员建立了某种特殊关系。 因为在大本营这样类似分租的地域内根本不存在隐私,所以在这个女人帐篷里发生的任何爱情幽会都被她的队友,特别是夏尔巴人及时地窥视到了。

夏尔巴人在整个过程中都坐在帐篷外面指指点点,窃笑不止。 和在做调料,做调料。

他们格格地笑着,将一根指头插进开口的拳头中模拟做爱的动作。

有人在做爱。

坏运气来了。

暴风雪来了。

年刊载在因特网上的一篇记录年探险活动的日记中提到过这种迷信现象:月日,英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