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恨绵绵,缘来无期(第九回 它乡遇故知)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此恨绵绵,缘来无期(第九回 它乡遇故知)

  一条街头同时出现红白喜事,引来过路者围观,指指点点,人也越来越多,让这条本来就不宽阔的道路变得有些拥挤。 然而,谁又知道,这红白喜事却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用他们看热闹的心态,用他们这份欢悦的心粉饰了其中的悲凉!  “葬礼与婚礼莫不就是人生的大起大落?一天之内,同时经历这大喜大落又是怎样的遭遇?”此时站在街边的夏林霜看见了这一幕,不禁感慨道。

  “同一片天空,欢乐与悲痛同时出现,不知巧合还是是老天爷有意为之?”夏林薇也随口说道。 “也许这是巧合吧!毕竟这件事很少出现!”此时在林薇身旁的邵峰搭话道,夏林霜听后,轻言道,“然而,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凡事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也许,下一刻便是阳光或重逢……”  “也不知是谁家嫁娶?没想到会遇上这等晦事?”董翔飞说道。

  他们继续在人群里观望,一边为出丧的人家悲切;一边为嫁娶的人家高兴。 在观望的同时还听见街头人群的交谈,从路边的听闻中还知道这“红白喜事”之中的瓜葛。 闻言是司徒涛为了抢亲,动手打死老班主的事,董翔飞他们的心里甚是愤慨!质问官府难道就不该管一管吗?路人听后示意他们小声点,不要被那帮地痞流氓听见,以免召开祸端!并无奈说道,现在这个世道有钱能办万事,无钱莫开口,真是衙门八字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  在回家的路上,董翔飞他们心里还是想着刚才的事:他们为地痞流氓的嚣张气焰而感到愤慨;为软弱可欺的人儿的命运而同情。

董翔飞并义愤填膺想替可怜的人讨回公道,让嚣张的地霸得到惩罚!然而他们无权无势又能如何帮助他们呢?最后还是夏林霜想到可以请贾军长出面帮忙,听了夏林霜的提议,董翔飞他们也觉得可行。   董翔飞他们决定帮助那可怜的人,所以便顺着泥路上遗留下来的车轮印来到荒郊野外,找到了正在青冢前为老班主烧纸的诗思,国峰则在一旁安慰诗思。 片刻,诗思还缓缓起身,转身离开时还发现站在不远处的董翔飞他们。

董翔飞他们向诗思他们走来,诗思有些不知所措,恐慌害怕,还以为又是来找她麻烦的地痞流氓,国峰见状便立即把诗思护在身后,董翔飞见诗思的神态,便知诗思他们误会了自己,正欲解释,只听国峰欣喜喊到,“林霜,真的是你吗?”国峰先前在拥挤的街头无意看见了林霜一眼,但不敢确定,也没有前去证实,没想到在这里又遇上林霜。

  林霜也没想到国峰会认识自己,一脸诧异,国峰立即提醒道,“你不认识我了?你好好想一想。

”过了一会儿,林霜还从记忆的深处还把有关国峰事“挖”了出来,兴奋说道,“你不就是那天来我家抓药的人吗?”林霜继续说道,“还记得七月七那晚,在宝塔门口被我不小心撞的人?”国峰没想到林霜还记得这件事,林霜又说到,“那天分明是我不小心撞了你,还反而说是你挡住了我的路!”  此时,董翔飞他们还知道,林霜与他们是旧识,诗思也放下了戒备的心。 既然夏林霜与国峰他们认识,在董翔飞看来他们也是朋友了,所以诗思与国峰他们一道来到董公馆。

  来到董公馆后,大家一一坐定,翔飞吩咐佣人奉茶。

随后便问他们以后该怎么办?诗思一脸为难,她也不知道以后的道路该如何走下去?翔飞见此情景,便知他们对以后的打算也是一筹莫展!于是便说,“这段时间我父母都去亲戚家了,十天半月也回不来,不如暂时这里住下吧!”听了翔飞的话,诗思心里虽觉得欣慰,但还是显得难为情,正欲推辞,林霜便劝诗思暂时在这里住下。

  既然夏林霜也同意诗思留下,国峰也顺水推舟劝诗思留下,正所谓盛情难却。

听了国峰的话,诗思只好答应了。 诗思和国峰便在董公馆暂住下来,虽然如此,诗思这几天茶饭不思,寝食难安,人也消瘦不少,毕竟家破人亡,有冤难伸!但让她感到欣慰的是,在她面临如此厄运时还能得到好心人的帮助。   当月霞从董翔飞他们口中得知诗思的遭遇后亦是愤慨不已,便问诗思为何没有报官?诗思伤心说道,“有钱能办万事,无钱莫开口,真是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说罢,眼泪又开始流下来。

月霞见诗思掉泪,便立即劝解,“你不用伤心,我们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听了月霞的话,诗思无可奈何说道,“我现在势单力薄,无权无势,又怎能与地霸抗衡?”董翔飞听后便向月霞说出找贾军长帮忙的事?然而贾军长事务繁忙,哪里有时间管理这等小事?听了月霞的话,大家也觉得有理。

  正当大家垂头丧气时,夏林薇立即说她可以去贾公馆找贾凌峰。 听了林薇的话,大家齐刷刷把眼光扫过去,这却让林薇难为情了。 辞别董翔飞他们后,夏林薇便立即赶往了贾公馆。 虽然林薇上次来过贾公馆看戏,但贾家上下并没有过多留意,所以守门的人并不认识林薇。 林薇请求了许久也没能踏入贾公馆半步,看门的还说她再不离开就以妨碍治安的罪名把她抓起来!正当林薇放弃离开时,只见贾凌峰坐车回来。

贾凌峰看见林薇来找自己,心里甚是开心。   贾凌峰下车后便迫不及待牵住了林薇的手,兴奋说道,“林薇,你找我有事?”林薇故意甩开凌峰的手,生气说到,“难道没事就不能找你吗?”贾凌峰知道林薇说的是气话,“当然不是了,你随时可以来找我!”说话间又重新牵住了她的手。

  两人手牵着手散步在青山绿水之间,两人说说笑笑,你侬我侬,羡煞旁人。

以至于林薇差点忘了今天自己来找他的原因。 当凌峰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心里也是很愤慨,毫不犹豫答应帮助他们。   贾公馆。   当贾凌峰把这件事告诉给父亲后,贾军长面露难色,直言这件事有些难办。

贾凌峰便一直纠缠父亲,并说自己已经答应人家,不能失信于别人。   贾军长当然知道自己儿子口中所说的“别人”正是“林薇”,贾军长只能勉强答应,并言尽力而为。   贾军长刚刚回到城里,虽然对这里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但对司徒涛的所作所为也有所耳闻,司徒涛的恶行罄竹难书,人人见了他都避而远之!自己又将如何解决这件事?给自己儿子一个交代呢?正在一筹莫展时,他突然想起一件事,顿时愁眉舒展,简单装整一下后便出门了。

  罗公馆。   原来贾军长急匆匆来到罗公馆罗县长府邸。 罗县长也没有想到贾军长会突然造访,立即奉茶,随后问贾军长突然造访所为何事?贾军长也不饶舌,开门见山把事一五一十给罗县长说了一遍。 罗县长听了贾军长的话,脸上的笑容一下僵住,随后消失不见,面露难色,暗想:想不到贾军长刚刚荣归,便让我去解决城中之霸!这不是明摆着让我冒险吗?我和司徒涛相安无事共处多年,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是休戚相关呀!牵一发动全身,我也是难以全身而退呀!但此时自己不能不答应,如果此时得罪了贾军长,也是自讨苦吃!所以便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贾军长见罗县长应承下来,不便打扰,于是心满意足离开了罗公馆。

送走贾军长,罗县长心里直犯难,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件事?思索再三,急匆匆赶往了司徒涛这里。   司徒涛没想到罗县长会亲自来找自己,便猜到出事了!罗县长便一五一十把贾军长找自己的事告诉给司徒涛。 司徒涛听后,生气至极,“没想到他们居然敢管我的事!不知天高地厚了吗?”随后又问罗县长该如何处理这件事?罗县长听后一件谄笑,“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这不是来请教你吗?”司徒涛听后,说道,“毕竟他是军长,有兵有权,我也得敬他三分!”说话间,只见娄祺端着茶水进来,司徒涛见状,顿时心生一计。

  【遭受厄运的诗思在孤立无援时,幸亏遇上董翔飞他们,正因为此事,傅国峰与夏林霜再次重逢,然而他们又将如何帮助诗思讨回公道?司徒涛之流又将如何对付董翔飞他们呢?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