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是包着寂寞的琥珀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青春是包着寂寞的琥珀

不知何时,我喜欢上了这空荡荡的操场。 没有喧嚣,没有吵闹。 偶尔有萧瑟的掠过发际,却没有丝毫的寒意。 抬头可以仰望布满繁星的苍穹,可以陪星星说悄悄话,因为我懂它们的寂寞,它们明白我为何难过。 低头可以聆听脚踩在枯叶;-上沙沙作响的声音,可以给叶子唱歌听,因为我懂它们的沉默,它们明白我为何落拓。

以前的我很容易就变得快乐。 和朋友去打球,和家人去吃饭,甚至一个人听听歌都会觉得很知足。

我喜欢这种安逸却又朴实的生活,平淡得就像白开水泡方便面。

那时的我也不会有烦恼和忧愁,不必去面对一场场离別,不必徘徊在爱与恨的边缘,不必去思考那些关于流年的头痛问题。

我想,最单纯的时候才最快乐,最快乐的时候才最单纯。

我是个爱回忆的孩子,望着天空就会出神,然后想起好多事、好多人。 我会记得小时候的自己,每天背着沉重的书包往返于家和学校,会很听老师的话去一遍遍地抄写生字,会将一角钱的麻辣串吃得津津有味,也可能因为一个很漂亮的文具盒而高兴好几天。

那时的我真的很容易就满足了,没有奢望。 虽然没有高档的玩具,但依旧可以玩捉迷藏、过家家等好多好玩的游戏,总是那么开心。

至今我也会隐约记得那些远去的鉑后来我们就这样一直无忧无虑地生活,像仙人掌那样,只要有水和阳光就能茁壮成长。

上了中学后,身体和心理都有了微妙的变化。

海拔飞快地增长,声音变得粗而沉汐胡须。

我开始变得叛逆,变得轻狂不羁,也开始有自己的想法。

我会隔三岔五地和吵嘴,会在课堂起哄,我近乎疯狂,但我仅仅只是想要表达自我主张而已,没有故意想伤害谁,也不想去伤害谁。

我一直以为这些都是最美好、最纯粹的年少时代。

可不知为什么,为什么我笑着笑着就哭了?现在的我,早已有了年少轻狂,有的只是安静,有的只是沉默。

我身边没有了那一帮疯狂的铁杆死党,有的只是一群埋头苦读的乖孩子。 我开始学着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散步、一个人说话、一个人圍家。

我渴望一场又一场的聚会,蹴不会寂寞了。 但我害怕聚会,怕短暂的相聚之后又是一场盛大的别离,那样我会更难过。 也许,最好的方法就是我该慢慢学会一个活。 樟树依旧郁郁葱葱地生长,那些鸟儿依旧自由自在地飞翔,那些花儿依旧散发着醉人的花香。

只是,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庞怎么就突然变得模糊?只是,那些亲身经历过的故事怎么突然就变成遥远的传说?只是,那些延续的怎么突然就变成单独的段落?那些,我依旧坚持着。 那些信仰,我从未动摇过;只是现实与总是隔着一堵密不透风的墙,而我只能在与现实的边缘迷惘、彷徨。 时光就那么无声无息地吞没每一个角落,所有的画面早巳斑驳。

我们的张扬,我们的轻狂,就那么被岁月慢慢熏黄,然后一层一层地剥落。

时光是一个大大的旋涡,十八岁的青春就此打马而过。 我们拼尽全力想抓住很多很多,最后才发现,左手紧握的只是满目荒凉的萤火,右手拾起的不过是暗淡无光的琥珀。

青春就是这样,盛大里装着寂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