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折素笺,轻弹旧时哀痛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微折素笺,轻弹旧时哀痛

  体育场欢畅追逐的身影,餐厅里四目相对的一刹时。

雨中逃离的崎岖潦倒边幅,擦肩而过期伪装的满眼漠然。

青春逝,物是人非,昔日旖旎已然尽归于惨白。   “爱是用来燃烧的,而不是用来储存的。 ”早先看到这句话,心中并无波涛,只一个默许便翻了页。 目前再念及这句话时,却稍有搁浅,思考了少许。 心想如若全部的爱都可以如烟花般燃烧得肆无顾忌,那又何来所谓的朱颜蓝颜让爱民气系承担?  只将拳拳情谊化作几只素蝶,寄于你心。

  蓝色的忖量,被风吹过的炎天。

在最美的岁月,虽未曾有一世妖冶之颜,却仍愿只薄妆浅黛与你看。

那日,透过玻璃,我看到了干净白净的你;透过水滴,你看到了嫣然含笑的我。 是在哪个刹时,你我相视一笑,互暗许生平?  犹记仓央嘉措“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下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现现在只能漫然嗟叹——注定好的烟花殇情,你我又何须相见,又若何相知相恋?再无力逆转,泪眼探看交由运气编织。   淡墨问鼎,画下破裂边幅;一指轻弹旧时哀痛,微折素笺。   烛火未熄,情未央。 注定魂梦,君已陌路。 可怜缘浅,空作感叹边幅。 湘弦重理,忍奏欢乐乐曲。   有些爱,不得不,只封闭在一纸素笺。   有些爱,不得不,只封闭在一纸素笺。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