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其一生,都在努力战胜自我的路上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我们终其一生,都在努力战胜自我的路上

人的一生中总会无数的。

现在的你,可能认为独自置身于迷雾之中,感到茫然无比。

又或许的总是徒劳无功,就像希腊神话中触怒众神的西西弗斯,日复一日推着沉重的巨石上山,到了山顶却只能看着它再次滚落下去。

你在中独自徘徊了太久,一盏指引的明灯。

然而,若是因此与,便无法走出。

你要对抗的,不是的外界因素,甚至不是本身,而是。 今天我们要读的这本《与》,便讲述了一个在的境地之中,的与的战胜的。 《与》是明威根据真人真事所创作。

第一次大战后,他移居古巴,了老渔民格雷戈里奥·富恩特斯。 1930年,他乘坐的船在暴中沉没,富恩特斯搭救了明威。 从此,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并经常一起出捕。

1936年,富恩特斯出很远捕到了一条大,但由于这条太大,在上拖了很久,在归程中被鲨袭击,回来时只剩下了一副骨架。 这件事成为了明威的灵感来源,但他一直没有来写它,直到1950年,他才动笔写下了我们今天读到的《与》。 这部的内容你可能再不过,它却并非像看起来那样读懂,在的文字背后,隐藏着的信息与的。 作者明威是迷惘的一代的代表人物,以文坛硬汉著称,被誉为美利坚民族的丰碑。

他的一生也如同笔下的那样颇具传奇和色彩:嗜酒如命,酷打猎,复杂,用一把猎枪了的……明威对于语言的炉火纯青,能够以最的词汇表达最复杂的内容。 他在《午后之死》中提出了著名的冰山理论,认为作者只应该描写冰山露出面的部分,余下的内容留给读者去。

《与》正是明威冰山理论写作方式的发挥,这种深奥的必须有性。

明威所描写的上全部基于,小说中出现了二十多种洋生物,而他对于它们形状和习性的描述,有着百科全书般的精确。 至于中出现的墨西哥湾暖流的路径、当地信风的风向等,也和实际情况完全相同。 这使得整部以最精炼的文字,呈现出了最的画面感。

与缠斗的整个,仿佛电影慢镜头一般在读者眼前上演。 或许你当初读这本书的时候,并没有留意到这些的巧妙,但一定会沉浸在的情节之中,时而揪时而惋惜,于身处却依然熠熠生辉的:好汉不是为而生的,好汉可以被毁灭,但绝不能被打败。

无论是出八十四天没有打到,还是与难缠的大整整两天两夜,或是在精疲力尽的情况下对抗觅食的鲨,只能带着一副大的骨头……都没有,始终以的眼前的一切。

在整个之中,大部分里都是一人。

他是的,以来;他也是的,咬紧牙关击败的。 正如意大利评论家纳米·达哥斯蒂诺所说:是一场的,是的拼死的。 你用一生去战胜的,唯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