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英州:谈“软实力”不要掉进西方陷阱

首页 > 情感电台 > 文章

蒋英州:谈“软实力”不要掉进西方陷阱

软实力一提出即成为公共话语,但约瑟夫·奈认为这一术语常被误用,甚至被贬为仅仅是可口可乐和牛仔裤的影响力。

然而,奈并没有试图去修正,从而给人们误用软实力预留了空间,也会使人们一不小心掉进软实力的陷阱。

奈虽区分了软实力与硬实力,但他在软实力资源范畴的界定上,及其与硬实力资源之间的区分上是模糊不清的。 如果软实力无所不包的话,就可能沦为空洞无实的概念,从而失去学术的研究价值。 而阅读奈的相关论著,给人感觉软实力是一种渗透与演变他国的计谋与策略。

硬实力也好,软实力也好,只是美国霸权的两张面孔。 如果我们非要抛却硬实力谈软实力,很可能是一种自我想象。 软实力的研究能否量化呢?民意调查能反映软实力强弱吗?事实上,民调受重大时事的影响而只能作为参考,并不能真正反映国家软实力的强弱,正如全球性的反美主义泛起并不一定表明美国软实力在下降。

因此,通过量化来衡量软实力是值得怀疑的。

但国内一些研究者却迷信数字指标。 比如用中国媒体被境外媒体转载的频率超过日本,说明中国的软实力排名世界第二。

这类用数据的缺陷可能在于,它反映不出软实力的价值表现,即政治价值观的趋向性转变。

事实上,奈所讲的软实力真实意图就在于这种政治价值取向的转变。 忽视这一点,我们的定量研究很可能沦为自我感觉良好的数据堆砌。

在软实力资源中,政策、国际制度与议程设置虽然都可以直接影响软实力的消长,但它们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种工具性软实力资源,而不是一种价值性软实力资源。

奈一开始就指出,美国政治文化是美国真正的软实力资源。 因此他在指导中国软实力建设方面,提的建议大都集中在民主和人权方面。 国外学者往往认为,中国的政治文化与政治制度在国际政治中并没有优势,所以中国也就没有真正的软实力。

而中国学者喜欢将软实力概念与中国一切美好事物相联系,因此诸如中国传统文化、体育盛会、博览会等成为软实力建设的对策建议。

殊不知越是如此,中国的软实力建设就越缺乏内在的支撑力量而渐行渐远。 抛开社会主义政治文化与政治制度,只会流于一些技术性的操作手段与平台建设的对策建议。 如果没有自己的政治价值观和对软实力的立场与定力,而沿用西方的评价标准,中国软实力建设就会陷入西方陷阱。 (作者是中共重庆市委党校副教授,本文选自中国社科院信息情报研究院和苏州大学合办的国际软实力比较研究学术研讨会。

)责任编辑:齐鲁青环球时报。